正史中先登4士的首領,消滅大名鼎鼎的白馬義從,卻被演義抹黑倒在趙云槍下

東漢末年,盤踞在幽州地區的軍閥公孫瓚,麾下有一支裝備精良的騎兵勁旅,但跟曹操的「虎豹騎」這類重裝沖擊騎兵不同的是,公孫瓚的這支精銳是一支擅長騎射的輕騎兵部隊。因為公孫瓚喜歡白馬,遴選善射之士,組成白馬義從,在跟北方胡人的戰爭中,這支部隊取得不俗戰績,成為公孫瓚的底牌。

但沒想到的是,「白馬義從」璀璨一時,便像流星一樣隕落,而將「白馬義從」拉下神壇的便是袁紹的大將鞠義。鞠義,也被稱作曲義,麴義祖籍平原縣,就是東漢諸侯王平原王的國都,劉備曾擔任平原相。漢靈帝時代,黃巾起義,麴義的先人為躲避戰亂,從平原遷居涼州西平郡避難。麴義自幼長在涼州,從軍后熟稔羌人戰法,部下私兵均是精銳之士。

當時,在朝廷擔任御史中丞的韓馥,被董卓任命為冀州牧,之前袁紹因董卓擅行廢立,于其決裂,袁紹在渤海郡擔任太守,受韓馥節制。韓馥曾參與由袁紹牽頭的討伐董卓的軍事行動,韓馥深知漢獻帝年幼,被董卓控制發號施令,便想擁立漢室宗親,時任幽州牧的劉虞為帝,但是劉虞不肯接受。

公孫瓚

鞠義覺得自己的主公韓馥,是老好人一個,但在亂世難成大事,便于191年,起兵反叛。韓馥聽聞鞠義作亂,親率大軍征剿,但鞠義精于戰陣,竟然擊敗韓馥。袁紹有意奪取薊州,鞠義與袁紹結盟,二人利用韓馥平庸軟弱,逼迫韓馥讓出冀州,袁紹成為冀州牧。鞠義因此轉投袁紹,成為其賬前大將。

袁紹

當年關東州郡公推袁紹為盟主,興兵討伐董卓,南匈奴單于欒提于夫羅和河內太守張楊依附袁紹。但于夫羅打算背叛袁紹,張楊不肯依從,于夫羅挾持張楊逃跑。袁紹聞訊,命鞠義率部追擊,鞠義在鄴城之南,擊敗南匈奴大軍,突圍的于夫羅和被挾持的張楊逃往黎陽。

鞠義

淮南袁術和袁紹分別任命孫堅和周昂為豫州刺史,孫堅在跟董卓開兵時,周昂乘機奪取陽城。袁術命公孫越幫助孫堅,討伐周昂,結果混戰中,公孫越中箭身亡。公孫越是公孫瓚的從弟,公孫瓚聽聞弟弟被袁紹的部下除掉,便屯兵駐防磐河,袁紹本打算主動求和,但公孫瓚兵勢強盛,想乘機吞并袁紹地盤,便不肯和解,并駐兵界橋。

公孫瓚認為自己實力強盛,而且有「白馬義從」助戰,此戰勢在必得,于是提前任命嚴綱為冀州牧,田楷為青州牧,單經為兗州牧,并任命了一眾的郡守縣令。

袁紹

袁紹知道和解無法,便積極整軍備戰,雙方在界橋南屯兵列陣。袁紹軍隊的人數和公孫瓚相差無幾,但袁紹主力是步兵。而公孫瓚騎兵多達一萬,分別布置在左右兩翼,公孫瓚親領三萬步兵,結為方陣迎敵。

公孫瓚騎兵眾多,占據戰場主動權,袁紹為扭轉劣勢,派鞠義率領八百精兵列陣于前,身后布置數千張強弩勁弓,袁紹統步兵在后。公孫瓚的白馬義從曾讓烏桓膽寒,并在青州平定黃巾軍取得不俗戰績。公孫瓚沒把袁紹看在眼里,又看到袁紹的先鋒鞠義率領的先登不過八百人,便下令騎兵沖鋒突襲,踐踏敵陣。

古代戰爭

鞠義有跟羌人、南匈奴作戰經驗,深知如何以步制騎,他下令先登4士先伏在盾牌下,等到公孫瓚的騎兵沖到眼前時,才下令反擊,此時鞠義身后的數千張強弓勁弩騎射,正在沖陣的白馬義從遭到突然襲擊,陷入混亂。

而且白馬義從是騎射的輕騎兵,并不適合近戰肉搏,被鞠義率領的先登4士拖住,陷入混戰的白馬義從傷亡慘重,公孫瓚所部一潰千里。麹義不僅率部追到公孫瓚的大本營,還擒斬了冀州刺史嚴綱,公孫瓚的白馬義從蒙受巨大損失,幾乎全滅。

趙云

袁紹在追擊敵人時,遭到公孫瓚別部的突襲,敵人多達兩千多人。混戰中,袁紹冒4指揮弓弩手反擊,鞠義聽聞主公遭襲,下落不明,率部支援,這支敵軍才被擊退。之后,鞠義領兵深入幽州,在劉虞舊部的配合下,在鮑丘擊敗公孫瓚,將其包圍于易京。雙方相持一年,等到鞠義軍糧短缺時,公孫瓚才率部突襲,鞠義被公孫瓚打敗,輜重和戰車都被其繳獲。

而《三國演義》中,鞠義除掉嚴綱,在沖擊公孫瓚本陣時,撞到趙云,趙云手起槍落,將鞠義挑于馬下。鞠義應該是演義中,倒在趙云槍下的第一位名將。

趙云破陣

​而正史鞠義的結局是,公孫瓚被擊滅后,鞠義自恃有功,日益驕縱,袁紹想到當年鞠義背叛韓馥,怕故事重演,于是在召見鞠義時,找借口將其處決,并兼并其部眾。鞠義部眾有惜命逃往的,也被袁紹派兵逐一剿滅。

參考資料:《三國志·魏書·董二袁劉傳第六》、《英雄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