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失眠寫首千古名作,多年后辛棄疾寫首同名詞,千年來難分高下

如今談論起宋詞,我們肯定繞不開「蘇辛」。蘇是指來自蜀中眉山的蘇軾,他是中國文化史上的曠世奇才。

辛是指濟南府的辛棄疾,中國南宋豪放派詞人,筆下之詞題材廣闊,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人稱詞中之龍。

蘇軾以詩入詞開創了豪放詞先河,辛棄疾繼而把它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兩人雖相差了近百歲,卻都是豪放詞的代表,一同扛起了兩宋詞壇一片天,后人將二人合稱「蘇辛」。

「蘇辛」二人都是天之驕子,也都擁有各自的粉絲,這也引起了關于「蘇辛」詩詞的研究對比,但一直不分高下。

今天就跟隨長風一起來讀一讀「蘇辛」二人在人生艱難,半夜睡不著之時,各自寫下的千古名作《西江月》,從這兩首詞中去感受一下兩位奇才詩情畫意的人生。

詞牌名西江月,原唐教坊曲名,據說取自詩仙李太白《蘇台覽古》的詩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里人」,后在唐五代時期,逐漸演變成流行歌曲,到了兩宋時「西江月」詞調的格律、音韻、句式等得以發展與統一,

蘇軾、辛棄疾二人都有不少《西江月》詞流傳于世,今天就選二人此詞牌名下的千古名作賞析對比。

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北宋·蘇軾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凄然北望。

這首詞蘇軾寫于元豐三年(公元1080年)中秋佳節之際,此時他因「烏台詩案」被貶,閑居在黃州,所以這首詞整體較為低沉、哀惋,字里行間充滿了謫居后的苦悶心情,寫盡了蘇東坡內心的悲恨。

詞的開篇就是千古名句,也透出了蘇軾此時的悲涼之意,他用「夢」來形容世事,表明此時蘇軾對過去的仕途生活的否定,如大夢一般虛幻,其中心酸往事不堪回首。

而后他再用風、葉、月、去等多個意象,道出了獨自一人于異鄉把盞賞月的孤寂處境和傷時感事的思緒。此時歲暮秋涼的天氣,其實就是他藏于眉間心上的萬千愁苦。

特別是「月明多被云妨」這一句,看似寫的是眼前實景,但仔細讀來似乎還有更深的內涵,他以浮云來暗示小人當道的社會環境,而「孤光」來比喻自己孤高清白的人格,凄然北望可以看出詞人念遠懷人的無限情思。

全篇以「悲」為基調,表達了他對現實不被朝廷重用的落寞和對當下人生的深沉思考,也寄寓了一定的哲理意味。

而多年后幾十年后的宋孝宗淳熙八年,辛棄疾在朝堂因受奸臣排擠,被免罷官回到上饒帶湖鄉村閑居。

辛棄疾閑居期間,也給后世留下了不少詞作,其中一首描寫夏天夜行于黃沙嶺道中經歷的名作《西江月》更是千古流傳。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南宋·辛棄疾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辛棄疾這首詞真是如詩如畫,令人如癡如醉。

詞的上片引用「月、枝、鵲、風、夜、蟬」等常見意向,給我們展現出了一幅有視覺、有聽覺、有嗅覺的田園風光圖。

下片「七八個星」、「兩三點雨」的靈動,與上片「稻花香」、「蛙聲」的質樸巧妙結合,虛虛實實,動靜相稱,處處洋溢著農夫們的喜悅之情。

讀完仿佛自己置身于頭頂明月疏星,面迎稀雨風清,眼前別枝驚鵲,耳聞蛙聲蟬鳴,鼻嗅稻花飄香之地,自然心情一片美麗。

辛棄疾這首詞用看似土里土氣的一些事物從視覺、聽覺和嗅覺三方面來抒寫夏夜的山村風光,展現出夏夜鄉村田野的幽美景色及對豐收年景的由衷喜悅,是描寫農村生活題材中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兩位宋代頂級詞人,同樣是仕途被貶人生不得志,同樣是晚上對月吟詠,各自寫下《西江月》詞, 只是蘇軾《西江月》略顯清冷,而辛棄疾筆下則多了一份人間煙火氣,但都是宋詞不可多得的千古名篇。

千年來,有人喜歡蘇軾那個清冷的中秋夜,有人則更喜歡辛棄疾熱鬧的夏夜,這也讓這兩首《西江月》難分伯仲。

但我認為,就這兩首詞而言,辛棄疾的會略勝一籌。

因為此時的蘇軾初被貶,并沒有沒有后期那般灑脫,尚有點悲秋傷時之感懷,這體現在這首詞中就有點患得患失;而辛棄疾雖同樣被貶,但在這首詞中卻平平淡淡,特別是通過他的遣詞造句,呈現了清新意境,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當然,這種是見仁見智之事,屏幕前的您怎麼看?歡迎討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