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培養的戰神,嚇跑張飛、馬超,擊敗劉備孫權,結果死于感染

與叔父曹洪相比,子侄輩分的曹休無疑是幸運的。

無論是正史上記載的人生軌跡,官職爵位,受到帝王的信任程度;還是在游戲割草無雙系列中,使用扇刀的曹休作為曹魏陣營武將,在8代游戲中正式登場。反觀叔父曹洪,出場十幾年,到現在還是長著一張大眾臉的武將,無論歷史還是游戲中,曹休都要比這位時運不濟的叔父幸運的多。

曹休游戲形象

曹休系出名門,其祖父曹鼎是中常侍曹騰的弟弟,曹鼎曾經擔任過河間王的國相(負責管理封國的民政),后因貪墨千萬錢被名臣蔡衍彈劾。事情過去后,改任吳郡太守,官至尚書令。

黃巾之亂,砸碎了世族大家的飯碗,曹鼎家也難逃家道中落的命運。曹休十幾歲的時候,他的父親病故,家徒四壁、舉目無親的曹休,跟著一位不愿離去的門客,將曹休的父親草草下葬。因為中原刀兵四起,盜匪猖獗,曹休帶著老母,前往江東吳郡避難。

曹休

時任吳郡太守跟曹鼎有交情,愿意收留他們。曹休在太守府衙看到曾經在此做官的祖父曹鼎的畫像,想到自己寄人籬下,不由得淚流滿面。曹休在寄食吳郡的時候,聽聞曹氏同族的叔叔曹操反對董卓亂政,在兗州舉義起兵反董。曹休不遠千里 ,從吳郡過荊州輾轉回到中原兗州。

聽到曹休從吳郡趕來投軍,曹操對身邊的人笑稱:「這是我們曹家的千里駒啊。」年輕人千里來投,不畏懼艱難險阻,有進取心。而且曹休身世可憐,無依無靠,這讓曹操對這位年輕的后輩非常關心。讓他陪伴自己的兒子曹昂、曹丕,大家同吃同住,地位無差,曹操對待曹休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兒子一般。

曹操

曹休跟隨曹操南征北戰,被曹操安排到曹純領導的虎豹騎中,擔任宿衛。《三國志》中曾經引用曹魏名臣王沈、阮籍等人撰寫的史籍《魏書》為虎豹騎注引,稱這支部隊「 純(曹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

古代騎兵

后世史學家猜測,此時的虎豹騎應屬于裝備半具裝馬鎧的沖擊重騎兵。而這支重騎兵隊伍,既是曹操的貼身宿衛,在戰況膠著的時候,也會被投入戰場,成為攻擊敵人咽喉的懷中利刃。跟曹休情況差不多,被曹操收為養子的曹真,也被安排到這支部隊服役,二人后來都成為魏明帝曹叡時代重要的軍事統帥。

曹洪

217年,劉備為了保護益州,率軍北上,兵鋒直指漢中。次年三月,曹操派遣曹洪擔任主帥,迎戰劉備,曹真和曹休作為「曹家事業的接班人」,被曹操派往漢中前線實習。曹真擔任偏將軍,曹休雖然位居騎都尉,但跟辛毗一起擔任曹洪的副手參軍。

大軍在出發前,曹操曾叮囑過曹休:「你才是這支軍隊的主帥。」曹洪知道曹操有意培養曹休,便放權給侄子,令曹休大展拳腳。當時漢中的局勢是,劉備先后派出四路兵馬攻擊要地下辨,分別是張飛、馬超、吳蘭、雷銅所部。

馬超

吳蘭軍跟駐軍在固山的張飛軍和馬超所部互成掎角之勢。曹洪軍初來乍到,看到劉備軍勢大,進退兩難。曹休力排眾議,乘著劉備軍兵力分散的時候,突襲并擊敗吳蘭軍,先后斬殺敵將雷銅、吳蘭。張飛、馬超被曹軍勇武懾服,不敢交鋒,領兵退卻,曹休在此役小試牛刀,讓曹操刮目相看。

張飛

219年的定軍山之戰后,雖然曹操親征,但漢中已被劉備掌控。無奈之下,曹操下令退兵,曹休所部回到長安后,被任命為中領軍。第二年曹操病逝,跟曹休交情甚好的曹丕即位,曹休因功受賞,被封為東陽亭侯。

夏侯惇病逝后,曹休被委以重任,接管夏侯惇的軍務大權,被任命為鎮南將軍,駐軍汝南郡,負責跟孫吳陣營對壘。曹休不負眾望,到任后,便給孫權下馬威,先后襲破孫權的軍事重鎮歷陽、蕪湖。曹休也因此功,升任征東將軍,兼領揚州刺史,進爵為安陽鄉侯。

曹魏將軍

在222年曹丕親征孫權的戰事中,曹軍三路伐吳,只有曹休的西路軍在洞浦之戰取得勝利,重創孫吳呂范水軍。曹丕駕崩后,曹休、曹真、陳群、司馬懿成為輔佐魏明帝曹叡的輔政大臣。曹休進爵長平侯,并在皖城之戰中襲破吳軍,斬殺敵將,因此升任大司馬,成為當時曹魏最高軍事統帥。

「人有失手,馬有亂蹄」,曹休在東線對吳戰場風生水起,不想最后也陰溝翻船。曹真被東吳的鄱陽太守周舫所騙,立功心切的曹休,率輕兵突襲石亭。結果鉆進陸遜準備好的包圍圈,曹軍傷亡慘重,車馬器械損失無數,曹休帶著突圍的殘兵敗將,躲避吳軍的追擊。若非賈逵帶兵及時趕到,曹休在此役難以生還。

陸遜

魏明帝第一時間派使者安撫曹休,但曹休自責不已,而且被平素結怨的賈逵所救,曹休羞愧赧顏,不久曹休因背癰(化膿性感染)病倒,在沒有抗生素的時代,曹休不久便離世,被追謚壯侯,其子曹肇承襲爵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