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平四年秋天,曹芳有一個除掉司馬昭的好機會,他為何不敢下手?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話是曹魏第四任皇帝、高貴鄉公曹髦說的: 「帝見威權日去,不勝其忿。乃召侍中王沈、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謂曰:‘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等自出討之。’」

司馬家族實在很神奇:曹操知道鷹視狼顧的司馬懿靠不住,還夢見了三馬食槽,卻沒有斬草除根;司馬昭篡魏之心路人皆知,曹家的小皇帝們卻拿他毫無辦法,反而被司馬兄弟取消了帝號。

魏國三少帝中的曹芳被廢為齊王,后又降為邵陵縣公,謚號曰「厲」;曹髦帶著一支小部隊「討伐」司馬昭而被干掉,連降封的機會都沒有;曹奐的運氣似乎還不算太差,最后撈到了漢獻帝劉協即位前的名號,被司馬炎封為陳留王,安樂公劉禪死了三十年曹奐才4,那時候西晉已經亂成了一團麻。

曹髦以卵擊石瞎胡鬧,曹芳似乎就比較穩重一些,如果套用大話西游中孫悟空的一句話,那就應該是這樣的:「曾有一個干掉司馬昭的機會擺在我的面前,可惜我沒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手下說三個字——干掉他!」

干掉司馬昭的機會應該是出現在嘉平四年(公元252年)秋天,除掉司馬昭的詔書已經擺到曹芳的龍書案上,但曹芳提起朱筆遲疑半天不敢簽字畫押,急得旁邊的優人跺著腳唱「青頭雞」。

曹芳最后還是沒有簽字,如果他簽了字蓋上玉璽,會不會像后來的曹髦一樣4于非命,這個問題是不需要討論的——以司馬兄弟的心狠手辣,即使曹芳有十條命,他們也會砍上十一刀。

曹芳的身世很模糊,有人說他是曹彰的順子、曹操的曾孫,但是陳壽一直不敢肯定: 「宮省事秘,莫有知其所由來者。」

這也難怪曹家子孫身世成謎,因為曹操那家伙喜歡笑納帶著孩子的美婦,同時還把那些帶來的孩子視如己出,就讓他們在內宅長大,至于那些孩子長大后悄悄干了些什麼、那些美婦會不會懷著別人的孩子進入曹家,曹操通通不在乎。

曹芳雖然身世有些模糊,但看起來司馬懿對他還是比較尊重的,毌丘儉和文欽在討伐司馬昭的公開上表中,既夸了司馬懿「匡輔魏室,歷事忠貞 」,又說司馬懿是有歸政于曹芳的打算: 「故相國懿,匡輔魏室,歷事忠貞,又以齊王(曹芳) 聰明,無有穢德,乃心勤盡忠以輔上,天下賴之……懿每嘆說齊王自堪人主,君臣之義定。奉事以來十有五載,始欲歸政,按行武庫,詔問禁兵不得妄出。

毌丘儉和文欽這就是有點睜著眼睛說瞎話了:且不說司馬懿根本就不可能把好不容易抓到手的權力交出去,就是曹芳本人,好像能力和品德也都差點意思,既不聰明,也不是沒有劣跡。

《資治通鑒》和《三國志》都說曹芳 「好褻近群小,游宴后園耽淫內寵,沈漫女德,日延倡優,縱其丑謔。」

這兩本史料中的「群小」,指的可能就是后來鼓動曹芳干掉司馬昭的那一伙人——這伙人失敗被殺,所以成了「群小」,如果成功了,他們可能就會變成「諸公」了。

曹芳的心腹近臣做了一個很「周密」的計劃:借著閱兵的機會干掉司馬昭,然后用司馬昭的原有人馬去滅掉司馬師。

計劃很「周密」,連清除司馬昭的詔書都寫好了,就等著曹芳簽字用印了: 「中領軍許允與左右小臣謀,因文王(司馬昭) 辭,除之,勒其眾以退大將軍(司馬師) 。已書詔于前。文王入,帝方食栗,優人云午等唱曰:‘青頭雞,青頭雞。’

云午連唱青頭雞,跟亞父范增舉玉玨暗示楚霸王項羽在鴻門宴上干掉漢王劉邦一樣: 「青頭雞者,鴨也。帝懼不敢發。」

為什麼唱鴨是催促動手,顧炎武先生對此進行了解釋:鴨,就是勸曹芳押詔書——當時皇帝親筆簽發詔書叫「押」,到了南北朝時期,就叫「畫敕」了。

看起來司馬昭對曹芳的密謀是毫不知情的,這時候曹芳摔飯碗為好,后面的殺手一擁而上,干掉司馬昭應該不算太困難——讀者諸君不要相信一個將軍能打幾十個小兵,即使強悍如呂布,得知有三十個小兵堵在前面,也只能從賬篷的后面割開一個口子逃跑。

萬事俱備,只欠曹芳大筆一揮,但是他端著飯碗不敢拿筆,司馬昭象征性地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只留下曹芳和他的心腹們大眼瞪小眼,那碗小米飯,也成了曹芳最后一頓「御宴」——司馬昭馬上帶兵入城,控制了曹芳,并脅迫皇太后下旨,將曹芳攆出洛陽,于是「魏帝」曹芳又變成了「齊王」曹芳,「才同陳思(曹植),武類太祖(曹操)」的曹髦接了班。

這時候問題就出現了:干掉司馬昭容易,但是司馬昭的軍隊,會聽從曹芳的命令去打司馬師嗎?如果真打起來,誰能取得最后的勝利?

這兩個問題,我們還是得去《晉書》中去找答案:《晉書·卷二·帝紀第二·景帝文帝》的描述,司馬懿這兩個兒子都不好相與,別說是小小的曹芳,就是諸葛亮復生,也未必能在那種情況下把他們同時擺平,連曹操的養子何晏也說 「惟幾也能成天下之務,司馬子元(司馬師字子元) 是也。

在筆者看來,曹芳不簽字畫押是對的,起碼他保住了一條性命,「文武雙全」的曹髦在司馬兄弟面前尚且不堪一擊,只有幾個心腹和優伶的曹芳,跟司馬兄弟斗智斗勇,豈不是螳臂當車?

當然,說曹芳除掉了司馬昭也打不過司馬師,這只是筆者一家之言,司馬昭和司馬師像不像鰲拜那麼好對付,因為沒打起來,所以怎麼猜測都行。

曹丕篡漢,三馬食槽,三國歸晉,曹操和劉備孫權忙乎了大半輩子,最后都成了替他人做嫁衣,這讓我們在遺憾的同時,也產生了一個疑問:如果曹操早一點除掉司馬懿,或者曹芳真把司馬昭除掉了,誰能最后一統三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