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歷史上有很多皇后,她們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平安到老的皇后,如乾隆的母親孝圣憲皇后,順治之母孝莊文皇后;另一類是命運悲慘的皇后,如為丈夫李煜被迫受宋太宗欺辱的小周后,靖康之難投水自盡的朱皇后。今天要講的是末代皇后婉容,她便屬于后者。

相比于她,人們總是更愿意關注她的丈夫溥儀,總是借著溥儀看中國那段滿目瘡痍的歷史。但在婉容身上的故事不比溥儀少, 從對溥儀不離不棄到背叛,被關「豬圈」十年,被救出時,她的一句話讓無數人心疼不已。

從掌上明珠到一國之母

清朝末年,社會動蕩。舊時代的一切就像臨近焚燒尾聲的灰燼,掙扎著迸發出最后一絲余溫。處在舊時代金字塔頂端的溥儀,人生更是跌宕起伏,一直是人們討論的對象。而他的皇后郭布羅·婉容,故事一點也不比他少。

婉容人生的「起跑線」可以說走在了很多人前面,出生滿洲正白旗的她,父親郭布羅.榮源在朝廷中任內務大臣。老人家見多識廣,思想開明,認為男人女人都應該收到一樣的教育。

于是婉容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有專門的華籍美國英語老師。優越的生活環境,顯赫的社會地位,西方世界與古老中國傳統文化的雙重教育,這些經歷都讓婉容不同于那時普通的中國社會女子。

受過高等教育的她心中不可能不有抱負,但是傳統社會的觀念和習俗還是讓婉容選擇了服從。

縱然對未來有很多奇異多彩的憧憬,婉容還是被送進皇宮,成了溥儀的皇后。 家世顯著的婉容可以說無法擺脫進入皇宮的命運,而這也是她命中注定悲慘生活的開始。以致最終被救出時,這位貴族女子說的話讓人心疼不已

剛進宮時的婉容,風姿綽約,端莊大方,還能談論詩詞歌賦。這讓溥儀十分寵愛,專門為她聘請了英文老師。在后來分隔的生活中,二人間許多書信都用英文來寫。

然而備受寵愛的婉容卻一直無子,不僅她,另一位受寵的文秀妃子也是如此。原因便是: 溥儀從未與她們有過夫妻之實

帝后儀式當夜,就在結束所有繁文縟節的婉容以為自己終于能見到日后相伴一生的丈夫時,溥儀卻將婉容拋棄在婚房中,自顧自地與多名太監飲酒作樂。

溥儀后來在自己的自傳中寫到: 「在我新婚的這一天,我感覺不到這是一種需要。婚后,我和婉容的生活也不正常,至于文繡和在偽滿時另娶的兩個妻子,更純粹是我的擺設,這四個妻子全過的守活寡的日子。

信仰西方思想的溥儀不想被任何人、任何思想觀念束縛,他若是覺得不愛,誰也不能逼迫他作出那種事。無論是妃子還是皇后,對溥儀來說都是皇帝身份帶給他的束縛。 久居深宮又沒有丈夫的關愛,婉容日后的瘋癲和囚禁生活在此刻便已埋下隱患。

數年囚禁始開端

一九二四年,因為馮玉祥發動的「北京政變」,婉容與溥儀于十一月五日被逐出紫禁城。出宮后的婉容沒有像眾人想的那樣狼狽潦倒。

相反,婉容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容光煥發,腳踩高跟鞋,頭頂新卷發,成了摩登女郎。然而這樣的生活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夫妻二人便不像剛離開皇宮時那樣神采飛揚。動蕩不安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的匱乏讓婉容染上了煙癮。

等到一九三二年偽滿洲國成立,本以為生活終于安定,一切都在變好的婉容發現,她與溥儀還是無法有[夫·妻·生·活]。 極度渴望孩子的婉容只能靠吸煙來轉移注意。很快,她的煙癮到了無可附加的地步。

這時的婉容還沒有完全放棄對未來的希望,在之后的這段時間 ,她曾兩次試圖出逃滿洲。第一次她讓侍女向當時任中國顧問的顧維鈞求助,說如果自己能逃出去,就能幫溥儀也逃出去。

可惜的是,當時的顧維鈞對婉容的出逃無能為力。但這件事還是讓顧維鈞了解到一部分日本人正在籌備的東西。

第一次失敗后,婉容并沒有放棄出逃的念頭。一九三三年的八九月份,婉容又拜托偽滿立法院趙欣伯的妻子東渡,再次承諾只要自己能逃出去,溥儀一定也能出去。

但計劃被當時在日本的三格格發現,于是婉容的逃跑又成為泡影。一九三四年三月一日,婉容被冊封為滿洲帝國皇后。在那之后,婉容再也沒能找到一星半點逃脫的機會。

煙已經不足以麻痹婉容。 對[夫·妻·生·活]絕望又想擁有孩子的婉容開始了私通。礙于皇后顏面不愿與溥儀失婚的她先后與兩名溥儀的隨侍私通而懷孕。

這件事大大激怒了溥儀。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瞞不過任何人。一九三五年底,婉容懷孕即將臨產。知曉真相的溥儀在孩子一出生就把她扔進了火爐。可憐的女嬰只活了半個小時。而婉容也失去了人生的一切自由。

很快,僅僅兩年,婉容便徹底成了瘋子。每天蓬頭垢面的她再不知何為白天黑夜,也丟掉了從小學習的琴棋書畫,生活無法自理,日日為孩子哭泣瘋鬧。偶爾婉容還會有清醒的時候, 這時候她都會破口大罵自己的父親,罵他為何要把自己送進皇宮,為何把她當工具還培養她讓她有思想。

后來的后來,一九四五年八月,蘇聯發動「八月風暴」。婉容「俘虜」于共產黨游擊隊。說是俘虜,其實是婉容被共產黨游擊隊救出。

被救出的婉容結束了數十年暗無天日的囚禁生涯,第一句話便是: 父親害我至此啊!捧我上云霄者亦棄我于泥底。聽到這句話的人無不唏噓落淚。

之后婉容輾轉于通化、長春、永吉、敦化、延吉等地。最終在一九四六年六月十日前后死在了吉林省延吉的監獄里。三年后,在別人給溥杰的家信中,溥儀才獲悉婉容的死訊,無動于衷。

至今,婉容的葬地仍然不明。

悲哀之封建,悲慘之女子

縱觀婉容這一生,年少時的驕傲得意,母儀天下的萬分尊貴,初到民間的容光煥發,軟禁滿洲的撕裂窒息,最后通奸事發的瘋癲潦倒。

生時掌上明珠,眾人羨艷;死時身無分文,無人知曉,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干凈。哪怕是出身大臣家養尊處優的女兒都如此悲慘,更不用說出身平民階級的女性了。

封建社會是個吃人的社會,吃男人,更吃女人。婉容雖然受過高等教育,但她沒能擺脫舊時代對女性的桎梏,一心想著做好妻子、母親的角色,不去思考其他任何的可能。

沒有革命的認識和勇氣,所以她即便受到高等教育,也還是與鄉野粗人無異。一個人如果僅僅是因為學習而學習,不去思考甚至幻想一絲打破常規的可能性,那他的學習可以說是完全無效的。

也正因為如此,那時的婉容,那時的中國,需要的不是知識,而是革命。一場徹底的,讓人們能看見新道路,新未來的革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