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有一名將,終其一生未逢一敗,他若活著司馬懿根本沒可能政變

曹真、曹休、夏侯尚是曹魏培養的第二代將領。

三人能力都很強,尤其是本篇的主角曹真,終其一生未逢一敗!

曹真,字子丹,沛國譙縣人。

曹操起兵討伐董卓時,曹真之父秦邵為曹操招募兵馬,后為豫州牧黃琬所害 (太祖起兵,真父邵募徒眾,為州郡所除;時豫州刺史黃琬欲害太祖,太祖避之而邵獨遇害)

曹操哀曹真少孤,養曹真為義子,讓他與曹丕等一起生活 (太祖哀真少孤,收養與諸子同,使與文帝共止)

曹真力大勇猛,有一次射獵時被虎在后面追逐,曹真回馬射虎,虎應聲而倒。曹操壯其鷙勇,曹純走后讓他率領虎豹騎。

虎豹騎是曹操精銳中的精銳,指揮官從來沒有外放給異姓,都是掌握在曹家自己人手里,史料記載只有曹純、曹休、曹真三人擔任過 (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太祖難其帥。純以選為督,撫循甚得人心。及卒,有司白選代,太祖曰:純之比,何可復得!吾獨不中督邪?遂不選)

從這點也可以看出曹操對他的欣賞之意。

漢中之戰時期曹真開始領中領軍,進入禁衛將軍級別。

夏侯淵走后曹真作為征蜀護軍,督徐晃等擊破陽平關外的蜀軍,打通了陳倉道通路,把困在武都的曹洪救了出來。

曹丕繼位后,開始重用和他一同長大的小伙伴:曹真、曹休、夏侯尚。

曹真為鎮西將軍,假節,都雍、涼諸軍事。

任上,曹真干了一件對中原政/權意義重大的大事。

221年十一月,涼州諸胡組成聯軍再次作亂,時任鎮西將軍曹真率涼州刺史張既等眾將進討諸胡聯軍,大獲全勝,平定河西 (鎮西將軍曹真命眾將及州郡兵討破叛胡治元多、盧水、封賞等,斬首五萬馀級,獲生口十萬,羊一百一十一萬口,牛八萬,河西遂平)

告檄傳到洛陽后,曹丕非常高興,大笑說:「我在帷幕之內運籌帷幄,諸將在萬里之外奮勇作戰,其相應若合符節。前后戰克獲虜,沒有如此之多的。

此戰重新打通了西域和中原王朝往來的道路,次年二月,鄯善、龜茲、于闐王就各遣使奉獻,曹魏重新恢復了漢人在西域的統治!

曹真功莫大焉​。

222年,曹丕兵分三路,南征孫權。

西線荊州戰場,曹真與征南大將軍夏侯尚、左將軍張郃、右將軍徐晃率大軍攻打江陵。

曹真和夏侯尚分工明確,曹真打江陵,夏侯尚圍城打援,阻擊江東的增援部隊。

夏侯尚吸取之前曹軍南下伐吳的教訓,反其道而行之,令油船從下游出擊,魏軍上岸后,反而迅速搶占百里洲的北側灘涂,與北岸結成浮橋。

早已在岸邊整裝待發的張郃,待浮橋一成便領步騎渡江(此時是秋冬季節,江水較淺,夏侯尚充分利用了當地的水文條件)

張郃騎兵的加入,一下子把江東的水軍優勢抵消,大戰變成了有利于魏軍的陸戰。( 左將軍張郃等舳艫直渡,擊其南渚,賊赴水溺死者數千人,并屯兵于洲上水塢)

夏侯尚順利拿下了江心沙洲。

圍城的曹真見諸葛瑾不敢跨江增援,開始全力攻城 :起土山,鑿地道,立樓櫓,臨城弓矢雨注。

雖然朱然毫無懼色,但是城中將士的軍心已經動搖了,江陵縣令姚泰就起了投敵之心: 姚泰領兵備守城北門,見在外魏兵強盛,城中人少,糧谷食欲盡,因而與敵交通,謀為內應。

但是夏侯尚的計策有一個弱點,很快春季就要到來,江水一旦上漲,浮橋將難保,浮橋一斷,百里洲上的數萬魏軍精銳就全是吳軍的俘虜了(別忘了關羽是如何水淹七軍的)

董昭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上疏曹丕,曹丕聽后大驚,即刻下詔令夏侯尚退出百里洲,曹真也隨即退兵。

戰后盤點,其實曹真和夏侯尚配合相當不錯,如果把東線的曹休也調來,以曹休大膽進軍的風格,很有可能會打到荊南三郡,集三英之力,魏國會不會就此拿下荊州?

劉備走后,蜀漢停止了對外戰/爭,曹魏涼州幾年沒有戰事,曹真于是被調回中央為上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假節鉞(位置超過曹休了)

226年,曹丕駕崩,曹休與鎮軍大將軍陳群、中軍大將軍曹真、撫軍大將軍司馬懿四人受遺詔輔政。

曹真仍是曹魏帝國軍事第一順位。

但曹休很快在淮南打出了驚人的戰績。

曹休南下圍攻皖城,駐守皖城的審德被曹休打了個措手不及,魏軍很快拿下皖城兵除掉了審德,曹休沿安慶谷地而下,一直攻擊到尋陽,徹底肅清了江東在廬江郡的勢力。

皖縣失守對江東的防御體系造成了重大打擊。

戰后,曹休被擢升為大司馬,成為魏國軍隊的最高統帥。

而一直坐鎮中央的曹真也迎來了機會,丞相首次北伐,三郡望風而降,震驚了曹魏朝野上下。魏國朝堂接到報告后,諸臣比較慌,拿不出個好建議 (是時朝臣未知計所出)

剛繼位的曹叡展現出了不同于他這個歲數的睿智與英明,為進一步安撫人心,曹叡決定御駕西征。

同時做了一系列軍事部署:大將軍曹真去長安接替夏侯楙,督中軍和關右兵去堵箕谷之敵及安定郡的叛亂。右將軍張郃上隴去解救隴西危機。

安定郡聽說曹真來迅速就投降了 (條謂其眾曰:大將軍自來,吾愿早降耳)

考驗曹真軍事能力底色的是與趙云之戰。

按照丞相的計劃,趙云本來只是佯攻,任務是吸引曹真大軍的注意力,讓他不得不在褒斜道的北口重兵駐防。趙云于是讓鄧芝守住赤岸,自己由箕谷北上,深入褒斜道深處(箕谷的位置靠近褒斜道南口,附近有蜀軍的重要軍需倉庫赤岸)

沒想到曹真主動出擊,沿著褒斜道沖了進來,趙云兵力有限,不敢在秦嶺山中與魏軍過多糾纏,被迫后退( 云、芝兵弱敵強

蜀軍退、魏軍追,在褒斜道里一直追到了箕谷。再往前就是漢中盆地,如果曹真追出來,漢中就保不住了 (云、芝兵弱敵強,失利于箕谷,然斂眾固守,不至大敗,軍退,貶為鎮軍將軍)

危急關頭趙云下令把棧道燒了,魏軍無法前進,只得退去。火燒棧道雖然保住了漢中,卻使蜀漢蒙受了巨大損失,因為如果今后再想從褒斜道出擊,必須先修好這條棧道( 前趙子龍退軍,燒壞赤崖以北閣道

趙云一身是膽,在長坂坡,入西川,定軍山都是經過考驗的,但征戰一生的趙云在阻擊戰中卻吃了曹真的大虧,​此次出征歸來后不久,老將軍就病逝了。

戰后曹真又做出了精準的判斷:

1、蜀軍在祁山失利,隴西又有郭淮駐守,丞相再次北伐不會再走祁山道2、趙云撤退的時候把褒斜北道給燒了,短時間內修復不了,此路也無需再擔心。

3、最東邊的兩條道年久荒廢,很難行走,路況稍微好點的子午道因為離長安最近,現在又有重兵把守,蜀軍也不敢貿然從這里出擊。

只剩下陳倉道!

曹真隨后派郝昭守陳倉,整修城池 (真以亮懲于祁山,后出必從陳倉,乃使將軍郝昭、王生守陳倉,治其城)

​令丞相的二次北伐再次無功而返。

230年7月七月,曹叡詔大司馬曹真、大將軍司馬懿伐蜀。

堂堂大魏連續被蜀漢襲擾,面子下不來啊,再加上東線石亭之戰的失利,魏國急需通過一場勝利來找回自己的軍事自信。

230年秋天,曹真精心策劃的漢中之戰開始了。

第一路由他親自率領,由長安以南入子午道,出子午谷后直取漢中的南鄭;

第二路由張郃率領,由郿縣入褒斜道,經斜谷出漢中。

第三路由大將軍司馬懿率領,由新城郡沿漢水溯流而上,水陸并進,然后經魏興郡進攻漢中。

第四路由郭淮自隴西出動,攻打武都。

這一次曹真可謂傾國而出,集合了魏軍西線、南線共約20萬大軍,魏軍級別最高的三位大將全部出馬;大司馬曹真、大將軍司馬懿,車騎將軍張郃。

史載曹真每此出征都與將士同勞苦,軍賞不足就散家財補齊,士卒皆愿為用。

但這次子午谷行軍條件實在太過困難,剛入秦嶺,就連下三十多天大雨,無論子午道還是褒斜道,都要借助修建于崖壁上棧道,結果從山頂傾泄下來的洪水,把部分棧道給沖毀了 (會大霖雨三十馀日,或棧道斷絕)

路本來就不好好走,現在還要冒著大雨維修棧道,曹軍士氣低落,行軍速度極為緩慢,以陳群為首的大臣紛紛建議曹叡下旨,命曹真撤軍。

看到大家一致反對,魏明帝知道不能再堅持了,九月,曹叡下令班師。

精心謀劃的戰略進攻計劃就這麼泡湯,曹真也是極度窩火,加上秦嶺幾十天的大陰雨天對身體傷害極大,回師后曹真就病倒走人了。

對于曹真,其實曹叡的評價很有代表性 大司馬有叔向撫孤之仁,晏平久要之分。大司馬蹈履忠節,佐命二祖,內不恃親戚之寵,外不驕白屋之士,可謂能持盈守位,勞謙其德者也大司馬不因自己是皇親而邀寵,​也不鄙視貧寒之士,一生忠孝節義且軍事能力極強,真可謂是守成業的最佳人選,如果曹真一直活著的話,司馬懿哪里還有政/變的可能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