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人緣最差的八個人:東吳一人,曹魏三人,蜀漢四人

從小到大經歷了二三十年的生活后,我們也由曾經桀驁不馴、滿腔熱忱、勢必要一展宏圖大志的熱血青年,一步步變成了甘于現狀、圓滑世故、向社會地位和勢力低頭的社會青年。

其實很多時候不是社會變了,而是我們對于生活的理解和世俗的看待變了,在很多時候個人能力并不是最重要的,在社會生活中人緣和社會關系往往占據了很大的比例,俗話說單絲不成線,孤木不成林,渾身是鐵能打幾顆釘子。

這句話就充分說明了一個人要在復雜的社會環境中生存,身邊必須要有幾個信得過、合得來的好朋友給自己撐腰助力,對于現在的新時代來說如此,對于千百年前的封建年代亦是如此。

那時的兄弟間興盛拜把子義結金蘭,常常是幾個人燃上香爐倒上血酒、磕頭結義,不過雖然大部分人人緣關系都比較好。

可在三國之中有這麼幾個人稍顯特立獨行,不僅性格怪異而且人緣也差到一定地步,今天就來說說這八個人的人緣究竟有多差。

還能交到朋友的兩人

雖然這八位人緣都不太好,但是在人緣和交朋友方面也是大相徑庭,有的人雖然大多數人對他們的評價不高,但還能交到幾個朋友,而有的人卻是一個朋友也交不到。

先說的這幾個人人緣在這八個人中還算可以,起碼還有幾個說的上話的朋友。

這第一位是張遼,張遼投奔曹操是在呂布兵敗后被曹操手下連同呂布一同擒獲的,憑良心說呂布的能耐要比張遼大許多,在被俘后呂布也是第一時間打起了人情牌,可同樣作為降軍的張遼卻對曹操破口大罵。

向來吃嗆不吃順的曹操反而還對張遼報以贊許的目光,在劉備的中間調和下,張遼這員猛將也歸順了曹操,說實話曹操也正是看中了張遼這火爆仗義的性格,可這領導喜歡不代表手下這些將官也喜歡。

久而久之張遼因為經常仗義執言、不顧及別人的面子讓許多武官不敢靠近,張遼在軍中逐漸成了單打獨斗的孤家寡人,不過大家對張遼的人品評價還是比較高的。

另一個人緣還比較好的便是關羽,關云長生性驕傲這一話題也不用再過多贅述,因為早年間的不公正遭遇,關羽一身武藝無處施展導致關羽對當時的社會和官吏都有偏見。

關羽更是武藝卓絕自命清高,肯定對身邊的朋友要求都特別高,像一般的小兵小將關羽都不放在眼里,所以也導致了在麥城之時,關羽吃了人生中最慘烈的敗仗,軍心渙散潰不成軍,最后也導致自己丟了性命。

不過平心而論關羽在蜀國中的人緣還不錯,且不說劉備、張飛二人與他桃園三結義自然情同手足,像趙云、龐統、魯肅等人與關云長的關系也是非同一般。

看來關羽不是不愛交朋友,他只是交出名的人物罷了,也難怪關羽給人留下了難以接近的獨來獨往性格。

人緣平庸的幾個人

有的人自負清高而有的人卻是因為自身各方面原因導致在軍賬中與人相處關系一般,這頭一位便是曹操手下的謀士程昱,對于曹操來說自己手下的謀士可是不少,除了程昱外還有陳宮、郭嘉、荀彧、賈詡等。

但是在那個武文分割特別嚴重的時代,武將大多都是武功卓絕,文臣大多只會動腦子,真正像趙云、周瑜這樣的全才在三國時期特別少,而程昱作為一個謀士自己也能偏安一隅帶著曹操手下的一眾將士打仗征戰。

這種才能是其余謀士不具備的,這方面的特殊性也讓程昱在曹操賬下愈加驕縱,對旁人更是愛答不理。

這第二個人便是虎侯許褚,許褚雖然作戰勇猛,唯曹操之名事從,可不論曹兵內部還是外部敵人對許褚都是若即若離,許褚脾氣暴躁,對任何事情都毫無敬畏之心,協助曹操的許攸就因為狂傲了一些便被許褚砍了腦袋。

早年間荀彧和許褚關系不錯,可后來曹操自立為王,荀彧氣不過便在白馬門前怒斥曹操,可此時的許褚對年邁的荀彧竟絲毫沒有尊重之意,反而只是冷眼嘲笑。

或許是因為身處的位置不同,所以任誰可能都不想交這麼一個冷酷無情的朋友吧。

人緣最差的幾人

除了這四個人外,蜀國中還有三人,吳國還有一人人緣可謂差到極點。首先是吳國的虞翻,作為另一個文武雙全的東吳將領,虞翻屬實是有點小心眼,一方面是對同朝的程普黃蓋等人惡語相向,另一方面對前來投誠的新朋友背后告狀。

不止是官員,虞翻性格狂傲更是想懟誰懟誰,即使是孫權也十分頭疼,這一性格上的缺陷也讓虞翻的政治生涯屢遭挫折。

這第二位是蜀國的魏延,說起魏延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肯定都不太好,諸葛亮對他看得更是透徹,魏延腦后生有反骨,不僅背主投奔劉備,在諸葛亮走后更是倚老賣老搶奪軍權。

在軍中除了劉備對魏延還抱有期待的態度外,幾乎所有人都要與魏延保持一定距離,免得自己深受其害。

這第三位是蜀國的楊儀,楊儀和魏延的關系可謂是水火不容,不過這也不代表楊儀的人際關系在蜀國后期有多好,相反的是大家不僅討厭魏延,對楊儀更是談不上喜歡。

魏延在諸葛亮走后篡奪軍權被馬岱除掉,楊儀對自己的定位也是極不清晰,本以為魏延走后自己的地位會提升,卻沒成想諸葛亮更看重謹慎的蔣琬和姜維,如此看來老將楊儀的性格質量上缺陷還是非常嚴重的。

這最后一位是蜀國的李嚴,李嚴是劉備臨走前臨終托孤的兩大臣之一,眾人皆知劉備托孤諸葛亮,卻不知道劉備把蜀國的軍權給了李嚴,而在當時作為劉備身邊的左膀右臂,趙云也沒有獲得軍權的權力。

其實劉備此舉不難猜測,趙云在軍中的人性質量非常和善儒雅,確實不適合負責整體軍權的布置。

李嚴平常總是板著個臉,和誰說話都是不溫不冷,給人一種讓你不敢靠近的感覺,性格孤傲的李嚴也確實是掌管軍權的不二人選,也只能說劉備看人的眼光足夠刁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