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最被低估的名將,軍事水平超越司馬懿,一舉葬送諸葛亮北伐夢想

公元234年二月,諸葛亮提兵十萬,糧草充足,傾國而出斜谷;而魏明帝也空前重視,不僅加派征蜀護軍秦朗率兩萬大軍增援司馬懿,并下詔一再囑咐司馬懿堅持烏龜戰略,與蜀漢打消耗戰,不要怕丟人,朕堅決支持你:

「但堅壁拒守以挫其鋒,彼進不得志,退無與戰,久停則糧盡,虜略無所獲,則必走矣。走而追之,以逸待勞,全勝之道也。「

四月,蜀漢北伐大軍走出斜谷,來到渭水以南的郿縣;而司馬懿大軍也渡過渭水,在渭南背水扎營,與諸葛亮相持。而在這關鍵時刻,司馬懿出現了判斷失誤,他說: 「亮若出武功,依山而東,誠為可憂;若西上五丈原,諸將無事矣。」

司馬懿認為如果諸葛亮東出武功,向長安進發,那就糟糕了,咱們只能拼力阻擊;而如果他西上五丈原,咱們就沒事兒了,守在這里,堅持到他們糧盡撤退就行。

如果魏軍真按照司馬懿的指示來辦,那他們就完蛋了。因為諸葛亮這次雖然兵出關中,但他的目標并不是長安,仍然還是隴西,一直都是隴西,從來沒有改變。他之所以西上五丈原,也并不是見魏軍勢大而暫避鋒芒,而是欲圖迷惑魏軍,然后趁機從五丈原北渡渭水,搶占對面的北原,從而切斷渭水,孤立隴西,則可從容取之。

只可惜,司馬懿雖然沒能看破諸葛亮的計策,他手下宿將郭淮卻看出來了。在大家的印象中,郭淮是三國歷史上一個很不起眼的角色,但事實上,他相當厲害。

當年劉備奪漢中,曹魏主將夏侯淵被陣斬,魏軍破膽,眼看就要崩潰,是郭淮收集散卒,穩定軍心,并定計遠漢水而列陣,才使得劉備心生疑慮而不敢渡水進攻;否則不等曹操來援,恐怕漢中已落入劉備掌中。

后來曹丕即位,以郭淮大功拜其為雍州刺史,主抓曹魏西北工作。郭淮的工作特色是,特別重視情報工作與戎狄關系,據史書記載,每次有羌胡來降,郭淮都能迅速而詳細地說出對方資料,根本不需要查戶口;少數民族都比較淳樸,還以為郭淮真有未卜先知的妙算,紛紛稱其神明,對他非常敬服。

而后來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出其不意地沖入隴西,曹魏舉國震驚,只有雍州刺史郭淮似乎早有先見之明,竟然在事先就從長安來到天水巡行。所以當諸葛亮沖入隴西,各郡紛紛叛魏響應的時候,郭淮卻得以堅守上邽,扭轉了局勢,堅持到了中央援軍到來,然后又抓住時機,在張郃五萬大軍攻打街亭的同時,果斷沖出上邽,從后擊破了馬謖的后鎮列柳城,蜀漢宿將高詳敗走。高詳在事后并沒有像馬謖、李勝、張休、黃襲、趙云那樣受到諸葛亮責罰,這說明他應當打的還算頑強,失敗只是因為郭淮太厲害了。后來諸葛亮再出祁山,又是郭淮征糧有功,再次保住隴西。

而這一次,竟然又是郭淮力挽狂瀾,通過縝密的分析,識破了諸葛亮的戰略,最終葬送了蜀漢的北伐事業。

原來,就在魏軍一片樂觀的情緒氛圍下,郭淮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疑點。據報,蜀漢此時正派人在一個叫蘭坑的地方屯田,這本來沒啥好注意的,但問題是,此處正位于蜀漢武都郡與曹操天水郡交界的地方,與隴西重鎮祁山近在咫尺。所以郭淮心中疑慮:如果諸葛亮意在關中,那又為何要在這關鍵時刻,派人去祁山道上屯田呢!.

忽然,郭淮腦中神光一閃:糟了,諸葛亮此次北出關中,根本不是想奪取關中,他的目標仍然是隴西!

想到這里,郭淮立刻跑去向司馬懿匯報說:」亮今西上五丈原,必北渡渭水,以爭北原,宜先據之。「

諸將不以為然,諸葛亮分兵渭北爭奪北原干嘛?這不是將兵力一分為二,讓我們各個擊破嗎?不可能不可能。而且領導已經定調子了,只要蜀軍在五丈原駐軍,咱們就高枕無憂了,你卻又在這里危言聳聽,領導面子往哪里擱?

郭淮大急,趕忙解釋說:」若亮跨渭登原,連兵北山,隔絕隴道,搖蕩民、夷,此非國之利也。「

司馬懿一聽頓時一拍腦袋:哎呀我咋沒想到呢,差點誤了大事,趕緊派兵搶占北原,否則大事去矣!

原來,從關中增援隴西有兩條通道。一條是沿著渭水河谷由陳倉狹道入隴,另一條就是從渭水與岐山(北山)之間穿越隴山的關隴大道。其中陳倉狹道太過狹窄,并不適合大規模行軍;而關隴大道則寬闊平坦,是入隴的主干道,也是當年張郃入援隴西的通道。

而諸葛亮一旦占據北原,并以少量兵力在北原以北20公里的北山上筑圍建立軍事據點,就可以切斷渭水與關隴大道,形成五丈原-北原-北山防線;甚至可以向北打通單薄的安定、北地二郡,與鮮卑柯比能相接。如此,則整個關中盆地將被諸葛亮攔腰截斷,曹魏西部形勢大壞。

這里必須從軍事角度再解釋一下。所謂「隔絕隴道「,并不是要一字排開,將整條通道全部封死。而是在關鍵據點建圍筑壘,就足以輻射這一大片周原。若隴西有事,曹魏救援,就必須拔掉這些釘子,否則即便大軍通過,糧道也會受到頻繁騷擾。而居高臨下的圍壘大多易守難攻,即便十倍兵力恐怕也無法旬月之間拿下(參見諸葛亮攻陳倉)。

總之,司馬懿若放著不管這些據點,隴西長久與東方隔絕,時間一久必然民心動搖,如此諸葛亮便可以以點帶線,以線帶面,分兵將周原、陳倉與隴西逐漸分割蠶食,到時那可就是 「手拿菜刀砍電線,一路火花帶閃電」啦!而如果司馬懿想要硬拔掉這些釘子,則必然牽動主力,諸葛亮得到消息后自可以傾巢而出,達到與魏軍主力正面野戰的目的。

當然,很可惜,諸葛亮這極其高明的一招被郭淮看破了。我堅持認為,郭淮是三國時期最被低估之人,他看起來很低調,但其謀略乃至人生規劃都甚為老道。不信的話,我們可以看看他的履歷。

郭淮,字伯濟,他出身名族,是太原郭氏的嫡長子,其祖父郭缊為東漢大司農,其父郭缊為東漢雁門太守,漢末著名的人物評論領袖郭林宗亦出自其族。所以郭淮一出道便舉孝廉,擁有了士族的標配,其入仕之初又選擇投入五官中郎將曹丕門下擔任賊曹,從此成為了曹丕的嫡系;后來郭淮隨從曹操出征漢中,后留駐,為夏侯淵行軍司馬,與夏侯氏又搭上了線。

夏侯淵敗亡后,他又力推張郃為臨時主帥,從此與這位最后的五子良將也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另外他還與太原孫氏、王氏、溫氏等同鄉士族聯姻結盟,達成了政/治利益共同體。總之,郭淮無論在中央地方,還是軍政兩界都有人,這就是所謂「關系有點硬,路子有點野,各條路平趟啊」!

所以,不管曹真、司馬懿還是后來的夏侯玄做雍涼都督,都要極力重用拉攏郭淮這位雍州刺史。高平陵之變后,司馬懿更是表郭淮為征西將軍,都督雍涼軍事,成為對蜀統帥一把手。另外,在族長郭淮的安排下,太原郭氏家族開始廣泛與世族聯姻,郭淮有兩個著名的侄女,一個嫁給河東裴氏的裴秀,另一個郭槐則嫁給河東賈氏的賈充,這兩位可都是西晉的開國功臣,賈充更是晉惠帝的老丈人。

總之,太原郭氏通過多年的軍界經營,以及僚屬、同鄉、婚親等士族網絡的加持,逐漸開始在軍政兩界平步青云,歷晉、北魏、西魏、隋、唐等朝,每輩皆出高官名將。初唐以后,太原郭氏更發展成為中原八大姓族之一,名聲顯赫當時。唐朝中興名將、平定安史之亂的最大功臣郭子儀,就是郭淮之后。

總之,郭淮是個低調的牛人,也是士族里的自己人,與對待張郃可不能一樣,況且當年二人還同在曹丕幕府,他的意見司馬懿自然要重視,于是當場宣布,就讓郭淮率領精銳部隊去搶先占領北原。結果,當諸葛亮派大軍也去占據北原時,發現郭淮已捷足先登,而且已將營壘溝塹修筑了大半,雙方一場激戰,結果郭淮憑借工事將漢軍擊退。

諸葛亮一聲長嘆,看來魏軍中有高人哪!此計不成,便再來一計。數日后,諸葛亮再次大規模攻打北原。司馬懿的北原防線是一條長長長的圍塹,諸葛亮大軍是向西運動,所以曹魏諸將都認為應該立刻向西圍增兵,只有郭淮認為諸葛亮這是聲西擊東,咱們應該增兵于東面的陽遂才對。司馬懿再次認可了郭淮的判斷,加派郭淮與將軍胡遵領兵增援陽遂守將周當。果然,是夜,諸葛亮大軍對陽遂發動了夜襲,但曹魏早有準備,諸葛亮又未能得逞。

這下諸葛亮沒轍了。北面,郭淮居高臨下,防守嚴密;東面,司馬懿主力占據馬冢,據險不戰,諸葛亮欲進不得進,欲戰不得戰,曹魏全是屬烏龜的,一個個深溝高壘,就是不跟你打,這可怎麼辦哪!正在撓頭,諸葛亮忽然又生一計,趕緊吩咐人將輔漢將軍、中軍虎步監孟琰叫了過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吩咐完后,諸葛亮又不由略帶歉意的對孟琰說道:」亮亦知此計劃風險太大,難為將軍了;但為了興漢大業,希望將軍能夠諒解。「

孟琰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南人受丞相厚恩,自當結草銜環以報,不知懼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