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女回憶光緒招幸嬪妃全過程:并不是洗完澡后由太監背進寢宮

相傳皇帝晚上召幸妃子的時候,為了保證皇上的安全,嬪妃要先沐浴,用斗篷圍著,讓太監背進皇帝的寢殿,這叫做‘背宮’。

當皇上就寢的時候,太監把承幸簿呈到御前,由皇上任意選擇。太監持著燈籠去召喚,妃子早已恭候了,太監在前面導路,貼身的侍女在后面護送,就這樣進入皇帝寢宮的偏殿。這里早有準備的,洗梳妝扮一番,喊聲承旨,于是由太監背到寢殿,只是幾步之遙。并不是由東宮到西宮,背著妃子滿處跑。

走宮和背宮有著天壤之別,走宮是把妃嬪當成心愛的人、知心的人,在皇上處理政事的屋子里把愛妃宣來。宮殿準則,通常處理政事的屋子是嚴禁妃嬪進內的。這時,妃子女扮男裝,袍子、褂子,大辮子往身后一垂,戴上圓形的帽子,碧玉的帽正,上頭一個紅疙瘩,腳上一雙粉底宮靴,活脫脫是個少年公子。能夠給皇上磨墨捧硯,也能夠跟皇上說古談今,但不能談朝政,也能夠談談詩詞書畫,也能夠陪皇上下盤棋。

這和背宮不一樣,主要是身份不一樣。在戊戌前,光緒寵愛的珍妃就常常這樣,她常常穿好了男裝等待呼喚。所以妒忌珍妃的人,就說珍妃干涉朝政啦,服裝裝扮不合宮殿準則啦,喜好女扮男裝大不敬啦,等等。老太后也曾為此下過詔書,呵斥過珍妃。

光緒對珍妃一見鐘情,他哪里知宮廷里政治生活的險惡。「皇上這樣加恩于我,不怕旁人嫉恨我嗎?’在甜蜜的日子里,珍妃悄悄地對光緒說。‘我是皇上,旁人能對我怎麼樣!’ 光緒自以為是堂堂天子,旁人又能奈我何?這是宮廷里暗地傳出的他們的對話。于是過分的寵幸引起了宮廷內的不滿,最重要的當然是老太后。

以慈禧那種脾氣,天下任何人沒有敢給臉不接受的人,單單是光緒。給你娶的皇后,你偏偏不愛,在天下人面前傷了老太后的尊嚴,這種怨絕對沒有不報的道理。光緒只知道一味地癡情,天真的珍妃也不知收斂,以至落到一死一囚的地步。‘不是不報,時間沒到’,老太后的狠心是出了名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