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諸葛亮脫逃,張飛趙云一戰成名,曹操劉備在長坂坡犯了啥錯?

在三國正史中,桃園三結義和三英戰呂布都是不存在的,關羽斬顏良、孫堅斬華雄、呂布挑郭汜,卻是確有其事。

關羽的高光時刻是擒于禁斬龐德威震華夏,張飛趙云最驕人的戰績是在漢中之戰擊敗張郃、空營計嚇退曹操,這兩位在史料中的成名之戰,則是在當陽長坂:張飛據水斷橋喝退追兵,趙云在亂軍之中救出了劉備的如夫人甘氏和劉備僅存的庶子劉禪。

甘氏是如夫人,劉禪是庶子,這在《三國志》中均有記載: 「先主甘皇后,沛人也。先主臨豫州,住小沛,納以為妾。先主數喪嫡室,常攝內事。隨先主于荊州,產后主。」

劉備的原配妻子沒有出現在史料之中,糜夫人是他的續弦正妻: 「建安元年,呂布乘先主之出拒袁術,襲下邳,虜先主妻子。先主轉軍廣陵海西,糜竺于是進妹于先主為夫人。」

建安十三年九月,甘夫人和年僅一歲的阿斗劉禪被趙云從長坂坡救出,同年十二月,赤壁之戰以曹操敗逃告終,轉過年來,原本投降曹操的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范、零陵太守劉度不戰而降劉備,已被曹操封為「假行裨將軍」的黃忠也和劉表的侄子劉磐一起歸降。

劉備實力暴增, 「群下推先主為荊州牧,治公安。權稍畏之,進妹固好。」

甘夫人和孫權的妹妹有沒有同時出現在劉備身邊,這個很不好查:《三國志》說甘夫人「后卒,葬于南郡」——大部分南郡是劉備跟孫夫人結婚后從孫權手里借來的。

按照三國史料推算,孫權進妹固好在先,劉備過江答謝并借南郡在后,甘夫人亡而后孫劉聯姻,那只是演義的說法,當不得依據。

不管甘夫人是不是在當陽長坂之戰后就丟下劉禪西去,他的兒子都必須由糜夫人之后的第三任或若干任正室夫人撫養,那是當年的規矩:僅有的兒子必須由正妻孫夫人撫養,劉禪才能勉強算嫡子,如果孫夫人生了自己的兒子,劉禪就成了庶子,也就失去了繼承權。

孫夫人為什麼沒跟劉備生出兒子,其中原因很復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并不是劉備沒有能力,他后來又跟不同的妾侍生了劉永、劉理兩個「異母」兒子。

放下劉備和孫夫人的恩怨情仇不提,咱們還是回過頭來說當陽長坂之戰:張飛和趙云一戰成名,還要感謝精通兵法的曹操犯了一個十分低級的錯誤,如果曹操急躁或穩重一些,劉備還真未必能逃到夏口與孫權結盟。

建安十三年九月,劉備帶著十萬兵民、數千輛輜重車,以每天十里的速度向江陵進發, 「曹公以江陵有軍實,恐先主據之,乃釋輜重,輕軍到襄陽。聞先主已過,曹公將精騎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當陽之長坂。」

當陽長坂之戰,劉備敗得很慘: 「先主棄妻子,與諸葛亮、張飛、趙云等數十騎走,曹公大獲其人眾輜重。」

曹操在當陽長坂的收獲,除了大量輜重之外,還有劉備的兩個女兒和徐庶的母親——徐庶曾與諸葛亮共事,當陽長坂之戰后才投靠的曹操: 「亮與徐庶并從,為曹公所追破,獲庶母……遂詣曹公。」

這場大亂戰,曹操沒有擒斬一員劉備集團頂級大將,劉備和諸葛亮順利出逃,趙云救出了甘夫人和阿斗,張飛據水斷橋截住了追兵,原本可以一戰殲滅劉備主力的完勝之仗,被曹操打成了虎頭蛇尾。

當陽長坂之戰,除了帶著數百艘戰船游弋在江陵的關羽,曹操是有希望把劉備集團的核心首腦一戰成擒,剩下的關羽也可能望風歸附,那時候孫權肯定會聽張昭的話,到大漢朝廷去當一個御史大夫或衛尉,魯肅也可以熬資歷,幾年或幾十年后當一個郡守。

按照當時的慣例,降將不但不殺,還會賜予高官厚祿,劉備和諸葛亮張飛趙云即使被曹操捉住,怎麼也不會直接一刀兩斷,劉備還可以繼續當他的左將軍和空頭豫州牧,張飛跟夏侯姑娘早已結婚生女,夏侯惇夏侯淵也不能不替他求情,至于關羽,那不過是「歸建」而已——他本來就是曹操以大漢天子劉協名義冊封的偏將軍、漢壽亭侯。

曹操指揮失誤,這才讓趙云闖出重圍,然后追兵又被張飛一矛一馬二十個疑兵嚇退。這不是曹營諸將畏敵如虎,也不是曹純帶領的虎豹騎徒有其表,而是他們被曹操的軍令累垮了。

趙云和張飛每天只走十里路,可以說是養精蓄銳保持了滿血狀態,而曹操的騎兵一天一夜跑了三百里,早已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困得睜不開眼睛了。

半壺老酒生長在內蒙古呼倫貝爾,知道戰馬并不像演義小說和電視劇里那樣能長途奔襲而體力不衰,一般的軍馬,跑上五六公里,就已經是大汗淋漓,連馬鞍都散發著一股馬汗的味道。

于是讀者諸君肯定會通過曹操的軍令,想起《孫子兵法·軍爭篇》中的名言: 「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勁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將軍,其法半至;三十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

曹操是漢末頂級軍事家,在軍事理論上有相當高的造詣: 「創造大業,文武并施,御軍三十余年,手不舍書,晝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

如果不是《孫子兵法》倒霉如流,曹操也寫不出《孟德新書》,但就是這位杰出的軍事理論家,在占據大部分荊州之后,犯了一個比較低級的錯誤:親自帶著五千精銳騎兵,一日一夜長途奔襲三百里,如果劉備諸葛亮在當陽長坂設下伏兵,即使只有一萬弓弩長槍兵,也能把勢成強弩之末虎豹騎變成累癱的刺猬。

這樣看來,劉備和諸葛亮在當陽長坂之戰中是有可能翻盤反殺的,只可惜劉備一向畏懼曹操,徐州之戰時,「(劉備) 自將數十騎出望公(曹操) 軍,見麾旌,便棄眾而走」,當陽長坂之戰,劉備還是未戰先逃,根本就沒想過設伏迎戰。

這樣看來,在當陽長坂之戰,曹操和劉備都犯了兵家大忌: 「朝氣銳,晝氣惰,暮氣歸。善用兵者,避其銳氣,擊其惰歸,此治氣者也。以治待亂,以靜待嘩,此治心者也。以近待遠,以佚待勞,以飽待饑,此治力者也。」

曹操長驅三百里追敵,強弩之末,不能穿魯縞;劉備熟悉地形且以逸待勞,原本可以出奇制勝,但卻望風而逃。這兩位當世梟雄,都把《孫子兵法》拋在了腦后,一個貪功冒進,一個怯懦畏戰,最后撿便宜的是張飛和趙云。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劉備一天只能走十里,曹操原本可以跑半天歇半天,遲到三五天也不打緊,如果虎豹騎在全盛狀態,又怎會被劉備諸葛亮跑掉?趙云又怎能突出重圍?張飛在長坂橋又能嚇住誰?

同樣道理,如果劉備和諸葛亮不望風而逃而是真像曹操擔憂的那樣設下伏兵,戰局能否發生逆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