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張飛是怎樣的人?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并非莽夫反而文武雙全

李靖飛扮演的張飛形象深入人心,仿佛從書中走出一般,以致于讓后面無數張飛的扮演者都相形見絀。他的去世也引起了廣大網民的哀思。

然而,與其扮演者李靖飛是因病去世相比,歷史上的張飛之逝,卻是不明不白的倒在小人之手,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上圖_ 關羽、劉備、張飛劇照

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受《三國演義》及一系列作品的影響,張飛的形象似乎被定格在「豹頭環眼」的粗莽猛將之列,是絲毫沒有半點文化藝術細胞,與他那位平時喜讀《春秋》手不釋卷的關二哥形成了鮮明對比。在電視劇中,更是將其刻畫成面對關羽的出口成章只能口拙到重復說著「俺也一樣」。

然而歷史上的張飛卻和其刻板印象有著天壤之別。元朝著名畫家「元四家」之一吳鎮在其所作的《張翼德祠》中稱「關侯諷左氏,車騎(張飛封蜀漢車騎將軍)更工書。文武趣雖別,古人嘗有余。橫矛思腕力,繇象恐難如」。認為張飛的書法水平堪稱一絕,其手持「丈八蛇矛」的書法功底,還要超過三國的著名書法家曹魏鐘繇和東吳皇象。

而明代卓爾昌的《畫髓元詮》載「張飛喜畫美人,擅草書」。

可見這位「嚇破百萬曹兵」的猛將,也是位工于書畫的文化人,其文武雙全的儒將氣質暴露無遺。

上圖_ 立馬銘,相傳此銘文是建安二十年(215年),張飛大敗張郃后,乘著酒興,用長矛在宕渠八蒙(也作濛)山崖壁上鑿成的

當然,以上的說法也存在很多質疑,大概張飛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以致于對于這些反差太大的提法自然不能讓人認同。

應該說,歷史上的張飛不是一個只知道打打沙沙的粗莽漢子。比如在劉備稱帝后封賞張飛「遷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進封西鄉侯」時,還在詔書中對三弟寄語「以君忠毅,侔蹤召虎」。

召虎是西周時期的精明強干又忠心耿耿的朝廷重臣,還是著名的「共和行政」的「雙男主」之一(另一位是周定公)。可見,劉備是把張飛當成召虎這樣的「國士」來看待的,而不是只將其看成一個有勇無謀的「莽夫」。

上圖_ 張飛的戲曲臉譜

而另一個例子則是張飛的性格特點。

《三國志》記載張飛是「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這和關二爺「善待卒伍而驕于士大夫」形成了鮮明對比。可見,張飛是喜歡和飽讀詩書的君子們來往的,對他們也很尊敬,而對文化素質不高的底層官兵他是瞧不上眼甚至是不體恤的。這一般在有「儒將」風范的將領中才有如此表現。而如果張飛僅僅只是一個「大老粗」,應該不會是這麼一種行事風格。

上圖_ 《三國志》,二十四史之一,是由西晉史學家陳壽所著

終被「小人」暗算

對于張飛的這種性格,「打了一輩子仗」的大哥劉備自然是看在眼中,他對自己這個三弟語重心長的表示「卿刑沙既過差,又日鞭撾健兒,而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也」。

劉皇叔看問題的格局和角度自然不一樣。這個三弟平時對部下粗暴虐待,之后又繼續讓這些人在身邊繼續干活。可問題在于,張飛打過罵過他自己跟沒事人一樣,但這些被打被罰的人,心里能跟沒事人一樣嗎?還讓這些人繼續在「左右」,豈不是埋下了定時炸彈?只可惜,大哥的逆耳忠言,三弟張飛是完全聽不進去,這也為未來的結局埋下了伏筆。

上圖_ 張飛鞭打士卒

對于張飛的逝去,史書上記載的很簡練「賬下將張達、范強除之,持其首,順流而奔孫權」,可謂一筆帶過,這當然也是很多史書的共同點。而為什麼這兩位要除掉張飛,則沒有交代。

而在《三國演義》中,羅貫中寫到兩位部下(演義中則是張達、范疆)因為無法按照張飛的要求在三天內為全軍置辦為關二哥報仇需要白盔白甲的行頭,而張飛在一頓鞭打之后又表示如果完不成任務就死路一條,因此走投無路又不想白白送命的張范兩人就趁張飛酒醉暗害了其性命。

可以說,這個擴寫(不是改寫)在合乎史實的同時,也合情合理。

上圖_ 劉備(161年-223年)

而張飛的4訊傳到劉備的耳中,據《三國志》記載這位大哥也只是嘆了一句「噫!飛4矣」。看樣子,大哥對三弟這個結局并不感到意外,也只能是一聲嘆息吧!

一向「驕于士大夫」從而看不起「白面書生」陸遜的二哥關羽,結果被這位書生的謀劃所重定向の,最終敗亡。而一向「不恤小人」的三弟張飛,則最終也是被小人所暗害。這對「情深似海」的「結義兄弟」的最終結局也幾乎如出一轍,也似乎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上圖_ 張飛(?—221年),

可見,你所輕視和無視的人,也許有一天,會成為你的命中克星,這一點,即使是「萬人敵」的關羽、張飛,都無法幸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