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為何能穩固掌權47年?這3張王牌在手,誰敢奪權

中國歷史上下五千年,只出了一個改年號登基的女皇帝,她就是武則天。

而最后一個封建王朝走向窮途末路的時候,這輛腐朽的馬車駕駛者卻不是正經的皇帝,而是皇太后——慈禧。

慈禧穩固掌權四十七年,只因手中有三張王牌。

從秀女到太后

慈禧太后,又稱葉赫那拉氏·杏貞,乳名「杏兒」,滿洲鑲藍旗人,后來因位尊太后,家族得以抬入上三旗的鑲黃旗。

她生于1835年11月,比咸豐帝小4歲,是一位模樣俊俏的美人。

慈禧原是一個標準的滿洲良家女子,住在北京城的胡同里,父親和祖父都是清王朝普通的中層官員,生在小康之家里,過得還算富足。

按照清朝的祖制,八旗官員的成年女子都要參加選秀女,選不上秀女方可以另嫁他人。

1851年,年方20的咸豐帝剛剛登基,就為空虛的后宮填充妃嬪,命令內務府甄別和挑選秀女。

慈禧當時16歲,被鑲藍旗的官員們登錄在案。

第二年的3月,慈禧在一眾女孩子之中被挑中,她很興奮,在家中細細地打扮好,坐上了前往紫禁城的騾車。

慈禧最開始被封為蘭貴人,位份低于皇后。

1854年3月,蘭貴人晉升為懿嬪,成為入宮后除皇后之外第一個晉升的妃嬪。

1856年4月27日懿嬪生下了一個阿哥。

這是咸豐的第一個兒子,他雖然早早就有了妻妾,但是子嗣很艱難。

作為皇帝,他的子嗣事關國祚,所以一直沒有兒子,咸豐的心理壓力也很大,第一個兒子的降生,讓他從心底松了一口氣,一高興干脆大筆一揮把晉封懿嬪為懿妃,不久又晉封為懿貴妃。

不出兩年,咸豐迎來了第二個兒子,但是這個兒子呱呱墜地還沒到一天就夭折了。

慈禧的兒子成為唯一的皇子,將來要繼承帝位,成為皇帝,這讓朝堂和宮中的很多人對她敬重三分。

好景不長,1860年9月22日,咸豐帝逃離北京的那一天,英法聯軍快要攻進紫禁城,八旗綠營的長矛和蒙古馬隊的馬刀既無招架之功,又無還手之力。

他帶著皇后鈕鈷祿氏,懿貴妃葉赫那拉氏、年幼的小皇子載淳、一班朝臣和無盡的恥辱,咸豐帝離開了京師。

到了避暑山莊之后,咸豐完全不問政事,躲避現實,他實在不想批閱奏折,就會讓認識字的慈禧來協助,閱讀之后略作劃痕、折角,好讓軍機大臣心領神會。

也是這樣,慈禧才對政務有了初步的了解,對朝中大臣的派系組合,對政治勢力的此消彼長盡數掌握在手中。

在此時,慈禧手中第一張王牌已經快要產生,后來幫助她政變奪權的大臣就在其中。

在知道自己與有為之君和中興之主徹底絕緣之后,咸豐帝完全放縱了自己,飲鹿血、喝醇酒、玩女人,終于在1861年病入膏肓,八月死在了避暑山莊。

臨死時,咸豐帝宣諭載淳為皇太子,著派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盡心輔弼,贊襄一切政務。

為了防止八大臣擅權專斷,咸豐帝給了皇后鈕鈷祿氏一方印章「御賞」,給了皇太子一方印章「同道堂」。

皇太子年幼,「同道堂」由生母葉赫那拉氏代管。

就這樣,昨日還是后宮中威風八面的貴妃,皇帝駕崩后,葉赫那拉氏更加母憑子貴,一躍成為了大清王朝的皇太后。

新皇年幼,權力已在悄然之中落到了新寡而年輕的太后手中。

用三張王牌穩坐權力之巔

咸豐死的時候,其實有遇見他身后可能會出現的政壇風雨,所以他所擬定的方針里,諭旨是由八大臣代擬,蓋上兩方印章才有效的。

但是這樣設計周全的政治安排,卻沒有換來政治寧靜。

大清王朝,山雨欲來風滿樓。

同治小皇帝即位之后,尚是年輕,而且之前幫咸豐皇帝批閱奏折嘗到了權力甜頭的慈禧再也不能滿足于深藏在后宮里,她要走到台前,垂簾聽政。

牝雞司晨,那幫大臣怎麼可能容得下,于是載垣、肅順等御前八大臣激烈反對。

八大臣冥頑不靈,慈禧便開始鼓動慈安和她一起與八大臣爭奪權力。

在這一場政治傾軋之中,慈禧走向權力巔峰時的第一張王牌出現,那就是同樣渴望權力的 恭親王奕訢

1861年農歷8月1日,恭親王奕訢來到了承德避暑山莊,他是受到慈禧的召喚而來。

此次來到承德避暑山莊,慈禧要和恭親王干一件大事,那就是政變奪權。

1861年9月23日,咸豐皇帝梓宮從承德起靈駕返京。

兩宮太后和同治皇帝一行,以皇帝年齡小、兩太后為年輕婦道人家為借口,與皇帝梓宮兵分兩路回京。

9月29日,同治皇帝和兩宮太后一行因走小路捷徑,所以比靈駕提前四天抵達京城。

緊接著,兩宮皇太后便在大內召見恭親王等人。

9月30日,慈禧太后伙同奕訢發動政變。

同治皇帝與兩宮皇太后,宣布在承德預先由醇郡王奕繕就之諭旨,宣布載垣等罪狀,將英法聯軍入侵北京、圓明園被焚掠、皇都百姓受驚、咸豐皇帝出巡的政治責任全扣到載垣等八大臣頭上。

以擅改諭旨、力阻垂簾罪,解載垣、端華、肅順、景壽任,穆蔭、匡源、杜翰、焦祐瀛退出軍機。

撤職的撤職,流放的流放,砍頭的砍頭,慈禧解決了她奪權路上的大部分阻力。

三天之后,載淳在太和殿即位,到了11月1日,兩宮太后正式在養心殿實行垂簾聽政,二人的座位和同治皇帝的寶座,僅僅只有一張黃幔在中間相隔。

當時慈禧的皇牌心腹奕訢,為了讓太后們垂簾聽政更具合法性,也方便他把控朝政,他還伙同幾個大臣特地制定了《垂簾章程》,堂而皇之地走到幕前。

不過慈禧并不滿足于當前的狀態,而且昔日的心腹奕訢也在權力的浸潤下逐漸脫離了她的控制。

于是,慈禧開始卸磨殺驢。

在成功幫助慈禧發動 辛酉政變后,恭親王奕訢如日中天,恩寵備至。

奕訢成為慈禧面前的紅人,升為議政王,執掌軍機處,掌握了中樞權力,權傾朝野。

被權力養得飄飄然,奕訢逐漸開始不把兩宮太后放在眼里,想「挾天子以令諸侯」,自己控制同治皇帝,直接接觸最高權力。

所以此時,宮中出現了兩雄并立的局勢。

此外,奕訢「安外攘內」的策略讓軍機處的人對他很恭維,洋人對他也很賞識,他在得意之中不再把慈禧放在眼里。

但是,慈禧的權力欲極強,她絕不會容忍奕訢獨攬大權,奕訢越是成功,她就越是記恨,終于產生了要鏟除奕訢的決心。

1865年,翰林院編修署日講官蔡壽祺上奏參劾奕訢,列舉了奕訢貪墨、驕縱、攬權、徇私四大罪狀。

慈禧利用蔡壽祺這一參劾,假小皇帝之名,親書諭旨,著革去奕訢一切差使,并善后安排諸大臣和親、郡王替代奕訢諸職,但是,奕訢絕非一下子就能打倒的。

在各大臣的請求下,奕訢復被錄用,只是被撤去了議政王銜。

一直到光緒十年也就是1884年 ,法國入侵越南,把中國在越南的軍隊趕了出來,并把戰火燒到了中越邊界,中法之間發生戰爭已不可避免。

慈禧立即抓住這一時機,假公事而泄私憤,以奕訢辦事循舊、固執己見為由,徹底罷免了他,并且改組軍機處。

所以,從第一張王牌奕訢的下場可以看出,慈禧為了權力是什麼都會做的,在幫她站穩了腳跟之后,奕訢也就失去了他的作用。

慈禧在掌權四十多年中的第二張王牌就是她特殊的政治地位和身份——正統皇權的身份(皇帝的生母)。

有了這個身份,慈禧可以堂而皇之和聯合特權階層滿族親貴取得統治權。

在慈禧當政期間,為了鞏固權力,在用人行政上極重平衡。

比如通過鎮壓太平天國農民運動起家的漢族地方實力派,本已有「外重內輕」之勢,在晚清又通過辦各項洋務事業,為自己積淀權勢籌碼。

她便扶植自己欽點的探花、清流出身、獨樹一幟的 張之洞與之抗衡。

晚清時期清流黨人極力主張對外強硬,武力抵抗外侮,大有褒貶朝政之意。

她又將以彈劾大臣著稱的清流黨人 張佩綸外放福建,并兼署理船政大臣會辦海防。

結果在中法戰爭中馬尾海戰福建水師一敗涂地,張佩綸也因此獲咎被流放,雖然中法戰爭的結果不盡如人意,但是慈禧太后的權力卻是越握越緊。

1898年慈禧發動「 戊戌政變」后,逐漸用滿抑漢。

「戊戌政變」后,針對清政府處決「戊戌六君子」,輿論對清政府的滿漢政策、滿漢權力格局多有質疑:「外間浮言以誅亂皆屬漢人,遂有朝廷內滿外漢之意。」

對此,慈禧宣稱:「朝廷執法豈有滿漢歧視之理?」宣稱「國家一秉大公,毫無成見」。但其實,這都是慈禧詭計多端的托詞,實際上「戊戌政變」后,慈禧持續重用滿洲親貴。

庚子期間, 義和團作祟,慈禧恨之入骨,于是她重用的宗室王公端王、莊王等人,將他們拉攏到自己的陣營聯合,又聯合滿漢大臣中的守舊派,讓他們為自己所用。

雖然對義和團恨之入骨,但慈禧還是想要借義和團運動打擊異己,極端排外。

慈禧太后的正統身份是很受朝中老臣、重臣的認可的。

雖然晚清重臣曾國藩與其親密幕僚趙烈文議論清廷政局時即曾評價說包括慈禧太后在內的兩宮太后,并沒有迥異于常人的政治見解或才能手段。

但是咸豐帝去世后,清廷內部實行的雖是太后垂簾八大臣輔政,蓋兼有之的權力機制,看起來似乎慈禧太后與肅順等贊襄政務八大臣的權力是旗鼓相當,難分上下的。

但實際上慈禧太后占據有新帝生母的更有利的地位,更便于「挾天子以令諸侯」,使其在與贊襄政務八大臣的政治斗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掌握清廷部分兵權的僧格林沁,也堅決維護慈禧太后的皇權代表者的政治地位,堅持在其奏折中必要書寫「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鑒」的字樣。

兵部侍郎勝保更是明確提出:「自古天無二日,民無二主」,要想真正使人相信當時清廷的最高權力仍掌握在皇帝之手,必須由「皇太后權宜聽政,二圣并崇」,「非皇太后親理萬機,召對群臣,無以通下情而正國體」。

在對恭親王奕訢的多次貶抑打擊中,慈禧太后同樣也是很好地利用了這種正統皇權代表者的政治優勢。

慈禧太后穩掌權力的第三張王牌就是「祖宗之法」。

清王朝自天命汗 努爾哈赤至宣統小皇帝溥儀,共計12帝,這12位皇帝的子女之多寡,與大清王朝的興盛衰敗有著一定的密切關聯。

天命大汗努爾哈赤,一生共有16子,8女;崇德帝皇太極,一生共有11子,14 女;順治帝福臨,一生共有8子,6女;康熙帝玄燁,一生共有35子,20 女;雍正帝胤滇,一生共有10子,4女。

乾隆帝弘歷,一生共有17子,10女;嘉慶帝一生共有5子,9女;道光帝一生共有9子,10女;咸豐帝奕詝,一生共有2子,1女;同治帝載淳、光緒帝、宣統帝溥儀三人一生子女皆無。

清王朝后期皇室子孫的凋零,正是給了慈禧玩弄「祖宗家法」的空間,可以說,慈禧的第三張王牌「祖宗家法」是和她的權力相輔相成的,不管是順還是逆,她的權力越大,「祖宗家法」所發揮的余地就越大。

慈禧曾用鐵血手腕逆「祖宗家法」,保住自己的權力。

1875年1月初,同治皇帝病死。

由于同治帝沒有子嗣,皇位繼承便成了問題。

按照清代的祖宗家法,皇帝死后無子,應從皇族近支中選出一男性晚輩繼承帝位。

同治皇帝載淳是「載」字輩,其下是「溥」字輩,按祖制,應從「溥」字輩中選一人繼承帝位。

但立「溥」字輩的人繼承帝位,慈禧將因其孫輩為帝而被晉尊為太皇太后,位雖尊卻不能再垂簾聽政。

所以慈禧不惜違反眾意,破壞祖制,置包括她自己在內的清王朝最高統治者一再強調不能更改的「家法」于不顧,堅持一定仍要從「載」字輩中選擇嗣帝,也就是說,要從同治皇帝的平輩、即諸堂兄弟中再選新皇帝。

最后慈禧挑中了四歲的光緒皇帝,完全將這個奶娃娃拿捏在了手中。

慈禧之所以在這件事上可以置祖宗家法于不顧,還是因為她的第二張王牌,合法合理的正統皇室身份,而且權力也越來越大。

對于慈禧來說,這第三張王牌可以隨著她境遇的變化任意使用。

皇位承繼程序、制度是任何王朝最重要、最核心的程序和制度,但慈禧連這種事關王朝安危的「祖宗之法」都任意破壞,將其玩弄于股掌之上,足見其心中根本沒有任何「祖宗之法」。

不過,二十多年后慈禧發動戊戌政變、鎮壓維新運動時,其最重要的「理由」卻是維新改變了祖宗「成法」違背了「祖制」和「家法」破壞了傳統。

慈禧這次是冠冕堂皇地亮出了這張祖宗家法的王牌。

由于惟恐「維新」削弱自己的權力,所以她在1898年9月末發動政變,把大清皇帝正統的皇帝光緒帝囚禁了起來,大肆下令全國范圍內對維新黨人進行處置。

政變發生當天,慈禧太后重新訓政,召一些重臣跪于案右,光緒皇帝跪于案左,對光緒疾聲厲色問道:

「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汝何敢任意妄為!諸臣者,皆我多年歷選,留以輔汝,汝何敢任意不用!乃竟敢聽信叛逆蠱惑,變亂典型。何物康有為,能勝于我選用之人?康有為之法,能勝于祖宗所立之法?汝何昏聵,不肖乃爾!」

「變亂祖法,臣下犯者,汝知何罪?試問汝祖宗重,康有為重,背祖宗而行康法,何昏聵至此?」

慈禧的這番話可以說是已經說得很重了。

在立皇帝時,慈禧置祖宗家法于不顧,而威脅到自己的權力時,慈禧卻成為了「祖宗家法」的衛道士。

慈禧用「祖宗家法」訓斥變法的光緒,他頭也不敢抬,諸大臣更是不敢吭聲,可知這張王牌的重要性。

將王朝推向深淵

慈禧用三張王牌把控大清朝朝政近五十年,期間經歷了光緒、溥儀兩位皇帝,雖然她在溥儀即位第二天才去世,但也算是最后一次決定了這個王朝以后的道路。

有人說慈禧是幸運的,她死的時候大清王朝還沒有徹底覆滅,她仍然是風光大葬。

這個有著武則天的野心,卻沒有武則天的政治手腕的女人,在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走向末路時攪動風云,為黎民百姓帶來了深重的痛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