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去世后,魏延為什麼被除?事實絕不是演義中看到的那樣

魏延是我們很熟悉的一個名字,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諸葛亮臨走前還在防備和算計他。但是,真實的魏延又是怎樣的呢?他真的是演義中所說的壞人嗎?可別被演義給騙了!

魏延是跟隨劉備入川的名將,一路上表現突出,劉備對其很是賞識,多次被委以重任。諸葛亮北伐時期,魏延也立下了汗馬功勞,他可以說是諸葛亮左膀右臂般的人物。

但是,魏延這個人,性格有點問題,為人孤高自傲,勇猛有余,情商差點意思,尤其是諸葛亮丞相府上的楊儀看不對眼。

諸葛亮在世的時候,還能鎮住這倆貨,省得他們內訌,但是,諸葛亮剛走沒多久,先是魏延帶來軍隊想除楊儀,但是,反被楊儀派馬岱解決,隨后,魏延一門三族被楊儀解決了,還戴上了反賊的帽子。

再說楊儀這個人,楊儀是丞相府主簿,諸葛亮身邊的得力助手,為人干練機敏,協助諸葛亮調遣各個機構,預算糧草,很有幾把刷子,在內政上可以說是一個好手。

咱們可以想象一下,楊儀差不多就相當于二號丞相了,軍馬的節制調度,權力都在楊儀手里。但是,魏延呢,性格驕矜高傲,又不太合群,眾將不愿意跟他共處也不愿意招惹他,但是,楊儀卻不會慣著他。魏延看到楊儀對自己不是太客氣,自然對楊儀也是橫眉冷對,兩個人也逐漸結下了梁子。

諸葛亮在世的時候,對兩個人都非常倚重,不想埋沒任何一個人才,所以,諸葛亮對兩個人之間的關系,有點和稀泥的感覺。

有一次,費祎出使吳國,孫權喝得有點多了,對費祎說過段意味深長的話:「楊儀、魏延玩小手段的牧童一樣,雖然他們用小本事做出來點成績,對眼下有益處,但是,對于這樣的人,既然要用,就必須要防著他們。說不定哪天諸葛亮去世了,這兩人一定給蜀國下來禍亂,對他們不上點心,這就是你們為子孫謀劃的大業嗎?」

費祎是怎麼回答的?答道:「話不是您說得那樣,楊儀、魏延他們都矛盾不是私人恩怨,也沒有英布、韓信的叛逆之心。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沒有他們這樣的人才,如何才能建立功業?如果因為怕他們造成惡劣的后果而不用他們,那跟怕碰到風浪不坐船一樣,這不是長久之計。」

諸葛亮眼瞅著無力回天了,跟楊儀、費祎等安排他離世后軍隊的安置調度問題,命令魏延斷后,抵擋追來的敵人;如果魏延不聽指揮,大軍就不管他了,隨他的便。

諸葛亮去世之后,楊儀隱瞞諸葛亮的消息,還讓費祎去探聽一下魏延的想法。

魏延說:「丞相雖然走了,但是,還有我魏延在。丞相府的一干人等可以將丞相的遺體送回去安葬,我來帶領各路大軍,繼續丞相生前沒有完成的事業,怎麼能因為丞相不在了,就忘了大軍的目的呢?再說了,我魏延是何等人物,憑什麼要聽楊儀的安排,把我扔在后面阻擊追敵,合適嗎?」

魏延說完還傻乎乎地拉著費祎,跟他商量應該如何撤退和抵擋敵人追兵,讓費祎寫信,自己簽名,把這些安排轉發給下面將領。

費祎忽悠魏延說:「我一定回去替你跟楊儀說明情況,楊儀是一個文人,不懂軍事上的事,肯定不會反對你。」

費祎前腳出門,趕忙騎馬逃得遠遠的。魏延沒一會兒就后悔了,等想起來把費祎扣住,已經來不及了,人早沒影了。

魏延意識到不妙,派人去探查楊儀等人的動向,這才了解到,這幫人準備依從諸葛亮臨走前確定好的行動方案,各支部隊按照順序撤軍。

魏延知道后非常生氣,先下手為強,他在楊儀等人還沒有行動前,帶著自己的嫡系部隊先往回走,路上順手把棧道給燒了。

魏延、楊儀撕破臉了,都上書說對方是叛逆,兩個人的上書一天之內,先后送到劉禪手里。劉禪也不知道該信誰,就問侍中董允、留府長史蔣琬,董允、蔣琬異口同聲給楊儀做擔保,卻懷疑魏延有謀反的意圖。

再說楊儀等人,一路上日夜兼程,穿林開路,緊追在魏延后面。魏延還是先到了,他派部隊占據南谷口對上楊儀等人,楊儀等人則是命將軍何平在前面抵御魏延。

何平大聲呵斥先登上南谷口的守軍說:「諸葛丞相剛走,你們就要搞內亂,你們怎麼能這樣呢!」

魏延帶領部隊的軍士覺得好像魏延不對,又燒棧道又阻擊自己人,不再愿意幫著魏延搞事,一個個都逃走了。

魏延眼見大勢已去,獨自和他的兒子幾個人往漢中逃去,楊儀則是派遣將領馬岱追上了他們,魏延一步錯,步步錯。

長期以來,魏延是一個頗多爭議的名將,特別是我們對他的人品非常懷疑。

魏延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他個性很強,是一個優點和缺點都非常鮮明的人物。

但是,翻一翻這個人的傳記,他為人直率,不諳世故,恃才傲物,言行無忌,所以,讓很多人都看不上他。

魏延有解決楊儀等人的想法嗎?估計是有的,只有清除掉這些唱反調的人,他才能夠代替諸葛亮輔政,所以說,魏延有叛逆之心嗎?應該是沒有的。魏延之逝,更多的原因是內訌,是派系之爭。

或許,我們換一個角度來看,魏延是一個軍事奇才,但是,他被打壓的太久,領導懷疑,同僚忌憚,以至于孤掌難鳴,他本可以成為蜀國柱石之臣,但是,卻最終成為了一個悲劇的反面人物,實在是讓人痛惜不已!

你是如何看魏延這個人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