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赤壁之戰:既然仗基本是東吳打的,孫權何必跟劉備聯盟

公元208年12月,在長江邊上,曹操大軍與孫權、劉備聯軍,爆發了一場決定未來中國走向的大戰-赤壁之戰。

眾所周知,此戰以孫劉聯軍的全面獲勝而告終。然而,孫劉雖然號稱聯軍,但事實上破曹主力幾乎都是孫權的3萬水軍,劉備不過是個幫場的。

而戰后劉備從一無所有到割據一方,而孫權似乎沒得到什麼實惠。

那麼,孫權有什麼必要與劉備結盟,而不是單獨抗曹,吞下這巨大的勝利果實呢?我們嘗試,從孫權的角度去看一看這場戰役,就明白了。

公元200年,孫權之兄、開創江東基業的孫策遇刺身亡。孫權也是在這時,繼為江東之主的。

但事實上,孫權的官方身份,只是東漢朝廷的討虜將軍、兼會稽太守。一直到赤壁戰后的209年,劉備才表孫權為車騎將軍、兼徐州牧。

換句話說,雖然東漢朝廷默認了孫權管理江東六郡的事實,但名義上孫權所管轄的地方都是東漢朝廷的地盤,而孫權本人,也是東漢朝廷的官員。

雖然大家都明白,所謂的朝廷,不過是操縱在曹操手中的橡皮圖章而已。但當時社會底層實際上控制在各地士族大姓手中--說白了要收到農業稅還得靠他們--而他們是認可漢廷這個招牌的。

所以,不管是曹操最大的對手袁紹,還是數與曹操為敵的劉備,都不敢公開反對漢廷。

漢獻帝曾下詔斥責袁紹,袁紹雖然知道是曹操搞的鬼,但還是不得不上書辯解;劉備雖然數與曹操為敵,卻總是打著漢左將軍、皇叔的政治頭銜;孫策雖然已實際上占領江東,但孫家的封號討逆將軍、吳侯,還是孫策向許昌進貢了兩次才討來的。

而孫權即位以后,威望不足,江東騷亂了三年之久,才逐漸認可了孫權的統治。而孫權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俯下身段,招攬了許多江東大族在自己麾下效命。

而這些人心中對漢廷的認可,同樣大于孫權個人,一旦孫權與漢廷決裂,那麼后果是難以預料的。因此,孫權也不會扯下這塊遮羞布,畢竟他也需要頂著這塊漢廷冊封的討虜將軍的招牌來服眾。

好在,曹操也十分懂得這個分寸,既利用好漢獻帝這塊金字招牌,求得實惠;但又不做得十分過火,以免有人狗急跳墻,反而損害了獻帝的聲譽。

所以,一直以來,對于這種秩序和規則,大家都心知肚明。各方都保持著表面上的一團和氣,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士族的效忠,誰也不愿主動去扯下這塊最后的遮羞布。

這也就是為什麼,赤壁之戰前,不管是劉琮投降也好,曹操鯨吞荊襄也好,劉備被曹操追擊得滿地找牙也好,孫權都一直按兵不動,保持中立,而并沒有選擇與劉備聯盟。

劉備已經多次背叛曹操,他沒得選擇,只能與曹操戰斗到最后一口氣。

但孫權與曹操、孫氏與朝廷的這塊遮羞布還在,孫權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選擇騎墻,而沒必要為了一個喪家之犬劉備,而與代表朝廷的曹操公開決裂。

然而,因為曹操的一封信,孫權再也無法模棱兩可,必須進行更加明確的政治站隊。

公元208年9月,曹操逼降劉琮,擊潰劉備,進占江陵之后,認為荊州已經在握了,于是有了一個比較大膽的想法。

他給孫權寫了一封信,說要和孫權一起會獵于江東。

這是個不尋常的信號。

東漢末年,曹操雖然代表朝廷,但由于漢庭早已失去對地方的控制,對于地方軍閥的獨立,只能持默許的態度。

如果朝廷試圖加強對地方的控制,必然侵犯到他們的權益而導致反叛,這一點曹操很清楚,所以這個分寸他一直拿捏得很好。

而現在,曹操作為中央領導,親自到地方視察,這幾乎就等于說,我準備代表朝廷接管江東了,孫權你看著辦吧。

為什麼呢?

原理是這樣的,東漢社會實際掌控在士族大姓手中,不管是誰當政,都必須通過他們來行使基層管理。

不管是孫權還是其他軍閥,能夠控制地方行政權,主要就是把他們召入幕僚,隔絕他們與朝廷的直接聯系,他們當了中間商。

現在曹操招呼都不打就來了,直接接觸江東的士族大姓們,那孫權這個中間商不就被架空了嗎?

當然了,這種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不久之前投降的劉琮,之后的張魯,基本上都是這種情況。

但曹操能成功接收劉琮和張魯的地盤,前提是他已經取得軍事上的實際占領。而現在,曹操卻是僅憑一封書信就想要接管孫權的地盤。

以前朝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孫權表面上尊奉東漢朝廷,實際上控制著江東地面,大家都心照不宣。

現在曹操來這麼一手,孫權知道,和稀泥是不行了,只能進行明確的表態,要麼選擇徹底服從曹操的漢廷,要麼選擇和朝廷決裂,和曹操開戰。

恰在此時,劉備前來聯盟的使者-諸葛亮,被魯肅邀請來到了柴桑,也就是孫權的駐地。

在演義中,堅定孫權的抗曹意志是諸葛亮的一出重頭戲,但事實上,對于孫權來說,這是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

公元200年,面對李術反叛、宗室奪權、山越騷亂的局面時,18歲的孫權雷厲風行,表現的十分果決,兩三年內就平定了境內各種反叛勢力。

所以,江東這片土地,現在也算是孫權自己打下來的,拋開軍事能力不談,孫權內心是有梟雄之愿的。

所以,如果戰敗,孫權可能被曹操打服,卻他絕不可能因為一封書信而被傳檄而定。

而孫權之所以猶豫,因為他雖然想打,但一來不敢主動扯下與朝廷決裂這塊遮羞布,二來吃不準手下這幫士族大姓,有多少人愿意選擇與曹操決裂,跟著我孫權混?

事實上,此時的江東孫氏集團,的確有主戰和主和兩個態度,后來我們知道,分別以孫策的兩位托孤重臣周瑜和張昭為首。

很多人將這兩派的區別定義于文官怕打、武將想打,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周瑜代表的是,跟隨孫家多年的孫家部曲,以及跟著孫策一路打到江東的元老派,這一派的重要人物還有魯肅、程普、呂蒙等人。因為都是軍隊出身,所以以武將為主。

而張昭代表的則是江東的本土士族,這一派以朱張顧陸、盛魏虞周等江東八姓為代表,因為控制著江東的行政權,所以以文臣為主。

特別說明一下,張昭本人并不是江東本土士族,而是隔壁徐州人,但早年來到揚州,在當地關系較深,又與士族們都是文臣,因此和本土士族更加親近而已。

對于大多數江東本土士族來講,誰坐天下不重要,保證家族利益最重要,這是他們原則站隊的根本原則和出發點。

因此,他們早年視孫策父子為入侵者,自是由于孫家控制江東已是木已成舟,加上孫權態度友善,會做人,他們這才勉強出來與孫氏合作。

現在有了一顆更加壯實的大樹可以依靠,投靠了曹操,就等于投靠了漢廷,像荊州士族一樣拜官封爵就在眼前,何樂而不為?

這就是他們內心普遍贊同投降曹操的原因。

但另一邊,對于孫家部曲和跟隨孫策打過來的元老派來說,孫家視他們為心腹,而他們也視孫家為依靠。

孫家壯大,他們分到的紅利也多;但如果孫家投降了曹操,那他們也就沒什麼期望了。

這一點,是曹魏的組織形式決定了的。就拿五子良將來說吧,雖然個個叱咤風云,但即使如老將徐晃、張郃,不還得聽后來居上的夏侯尚、曹休等人的調遣。

如果孫權選擇投降,那他們大多數人的命運,都會就此暗淡無光,甚至更慘。

所以,對于有能力、也希望建功立業的周瑜、魯肅、呂蒙等人來說,投降曹操,不如跟著孫權放手一搏。

本來江東士族們心里的小九九,還不好翻到明面上來說,現在諸葛亮前來聯盟,孫權下令討論,給了他們一個說話的機會。

于是,以張昭為首的主和派搶先發言,占據了道德的制高點,準備以輿論壓力迫使孫權接受他們的主張。

然而,魯肅并不甘心就范,他對孫權說,這些江東士族們就準備把你賣了,以博取自己的榮華富貴,你不能被他們忽悠了,并建議孫權召元老派核心人物周瑜前來。

而周瑜只用了一句話,就點破了孫權害怕扯下遮羞布的擔心:曹操名托漢相,實為漢賊。

這句話有兩層意思:

第一,曹操早就沒把這塊遮羞布當回事了。他表面上奉獻帝為尊,背地里把獻帝軟禁在許昌,而自己竊取了獻帝帶來的資源,從而成了天下第一大軍閥;

第二,既然曹操早就扯下了遮羞布,那麼,我們和曹操干架,就只是和曹操干架而已,并不代表著和漢室決裂,這事還有回旋的余地。

這句話很重要,因為它為孫權接下來的戰斗提供了理論支持和道義立場。

不要小看了這一點,出師有名,占據了道義立場,對于將領和軍隊的士氣影響非常重要,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戰爭的勝負。

同時,有了周瑜和魯肅等元老派的支持,孫權便已經有一戰的基礎了。現在,就剩一個問題,如何將江東士族們也綁上這駕戰車?

而孫權選擇和劉備聯盟的最重要原因,正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雖然孫策以軍事征服聞名,但在東漢末年,要在江東這塊土地上建立穩固的統治,必須取得本土士族的支持和擁戴。

孫策曾經站在整個江東士族的對立面,并招致了嚴重的后果,孫權努力了好幾年,好不容易才爭取了一部分江東士族的支持,孫家不能再次面對與江東士族決裂的局面。

所以,孫權必須要把江東士族綁在自己的這輛戰車之上,與他一起抗擊曹操。

有了周瑜和魯肅的支持,孫權覺得是時候表態了。

第一,我已經決定和劉備聯,抗擊曹操。你們那點小九九,我早就知道了;

第二,曹操這架勢,早晚要篡位。你們選擇跟著曹操,以后就是篡漢的逆臣,名節和家族或許一樣都不能保全;

第三,曹操至少目前尚在荊州,但我現在卻是江東之主,如果繼續堅持投降曹操,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而這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與劉備聯盟。

因為劉備和曹操已是大敵,孫權選擇與劉備聯盟,就是告訴所有人,我已經斷了談和這條路,只剩下背水一戰這一條路。

這樣,孫權就把這道選擇題甩給了江東士族們,要麼跟著孫權干,要麼投降曹操。

剛剛說了,江東本土士族中的大多數,并不在乎曹孫劉誰主宰天下,他們站隊的唯一標準就是,如何能夠更好的保存和擴大自己家族的利益。

結果不言而喻了,曹操尚在河的那邊,而孫權卻在眼前啊。

所以,孫權與劉備的聯盟,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向江東士族們表達自己堅決抗曹的立場和決心,盡量將更多的江東士族綁在自己的戰車上,而不是挖空心思投降曹操。

雖然震懾住了江東士族們,但孫權同樣知道,單憑這幾句話是遠遠不夠的,后方并不是那麼安穩。

這就是為什麼,孫權只給了周瑜3萬兵,還是由周瑜和程普分統的,因為還要顧及江東士族的后顧之憂,孫權并不能將全部家底投入到正面戰場上去。

曹操軍隊號稱20萬,或許是虛數,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曹操前線軍隊的紙面實力,是要遠遠強于孫權的,孫權的勝算并不大。

而劉備雖然戰敗,但似乎還有萬余人的水軍,這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對于軍力尚弱的孫權軍來說,這同樣是加重勝利的一個不小的砝碼。

而且,放眼天下,除了劉備,還有誰會在當下這個局面起兵抗曹,在這個勝算不足的情況下,不找劉備聯盟,又去找誰呢?

雖然孫劉聯盟后來看似讓劉備撿了大便宜,但事實上,孫權得到的,是一個統一的江東,是江東軍事集團的團結一心。

正是孫劉聯盟,穩住了江東士族的投降之心,這也是赤壁之戰勝利的原因之一。

而反過來,赤壁之戰帶來的巨大威望,讓江東士族們真正認可了孫家的統治,雖然后來合肥屢次送人頭,但江東內部一直十分穩定,就是這一點的真實體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