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中有答案:龐統法正辭世劉備流淚,關羽張飛隕落劉備咋不哭?

前一段時間網絡上流傳著一種說法:「關羽被害,劉備大哭嘔血;張飛遇刺,劉備只冷冷地說了四個字。」

這種斷章取義的說法,是拿《三國演義》中的劉備哭關羽和《三國志》中的劉備不哭張飛來比較,在多數讀者的斥責聲中,這種說法就很少有人提起了。

在《三國演義》中,關羽張飛辭世,劉備都哭得很慘:「(哭關羽) 一日哭絕三五次,三日水漿不進,只是痛哭;淚濕衣襟,斑斑成血。(哭張飛) 先主放聲大哭,昏絕于地……以頭頓地而哭。

在《三國志》中,既看到劉備哭關羽,也看不到劉備哭張飛,裴松之先生為《三國志》做注的時候引用了大量史料,卻偏偏沒有劉備哭關羽張飛的記載。

熟讀三國史料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劉備確實是很擅長哭的,龐統在雒城攻堅戰中箭身亡,「先主痛惜,言則流涕」;法正病逝,「先主為之流涕者累日」。

于是問題就出來了:龐統法正辭世,劉備都不止哭了一場,關羽張飛遇害,劉備為何一滴眼淚都沒掉?

劉備哭龐統和法正,自有其哭的理由。龐統為劉備圖川找到了理論依據,法正在漢中之戰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兩人英年早逝,對劉備來說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如果龐統和法正有一個活到夷陵之戰,三國的歷史就可能改寫,連諸葛亮也承認:「如果法正還在,主公伐吳就不會輸!」

劉備親征的時候,從來不用諸葛亮當參謀長,這可能是因為在軍事方面,龐統和法正比諸葛亮更勝一籌。

《三國志·卷三十三·后主傳》中有這樣一段話: 「景耀三年秋九月,追謚故將軍關羽、張飛、馬超、龐統、黃忠。四年春三月,追謚故將軍趙云。」

這段話可以證明,劉備活著的時候,并沒有給先于他辭世的四方將軍和首任參謀長謚號,只有法正是個例外,而且法正「謚曰翼侯」的時候,劉備只是漢中王而沒有稱帝。

龐統和法正對劉備來說都是不可再得的人才,對劉備的貢獻也是無人可及,所以這兩人辭世,劉備連日大哭就可以理解了。

劉備哭龐統法正可以理解,他不哭關羽張飛,就令人費解了。有人勉強找出了劉備不哭關羽張飛的理由,盡管筆者很不認可這些理由,但還是要先展示給讀者諸君,請大家評判之后,咱們再進行深入的分析。

有人說劉備不哭關羽張飛,只因為這兩個人已經不太聽話了。

在《三國演義》中,關羽張飛不聽話是有據可查的,尤其是張飛在關羽死后急怒攻心,對劉備說的話很不好聽: 「陛下今日為君,早忘了桃園之誓!二兄之仇,如何不報?若陛下不去,臣舍此軀與二兄報仇!若不能報時,臣寧死不見陛下也!」

演義小說的話當然不能作為依據,而且在小說中,劉備既哭了關羽,也哭了張飛,所以咱們接下來還來看《三國志》和其他史料中是如何記載關羽張飛與劉備關系的。

關羽以襄陽太守、蕩寇將軍的身份「董都荊州事」,也就是實際意義上的荊州牧,在劉備進位漢中王后,關羽做出了一件任何君王都難以容忍的事情:拒絕接受前將軍封號和假節鉞特權,理由是不愿意跟老卒黃忠并列。

關羽掌管著劉備的一半地盤,做事應該十分低調,對劉備的命令應該無條件服從,這樣劉備才不會有尾大不掉之憂。但是關羽反其道而行之,不但要跟馬超一較高下,還跟劉備任命的南郡太守糜芳、公安將軍士仁、荊州治中典留州事潘濬鬧別扭。

馬超「羈旅歸國,常懷危懼」,對關羽的挑戰只能忍氣吞聲,但是「國舅」糜芳和負責荊州民政的副州長潘濬,卻不能不打關羽的小報告,費詩回到成都,也未必會講關羽的好話。

建安二十三年到二十四年間,關羽和劉備之間可能已經產生了很深的隔閡,再加上關羽違背劉備諸葛亮的聯吳抗曹方略并痛失荊州,這一樁樁一件件事情累加起來,劉備已經哭不出來了。

正史中的關羽不服管,張飛似乎也不太聽話,面對劉備的苦口婆心勸誡,「飛猶不悛」,也就是堅決不改,那四字評語,總會讓人想起「怙惡不悛」。

劉備可能早就預料到張飛不得善終,所以聽到張飛的4訊并不太驚訝,甚至在沒有拆看吳班報告的時候就下了結論: 「噫!飛4矣。」

劉備對關羽張飛之4,可以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有沒有眼淚,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關羽之逝,并沒有對劉備的心情產生太大影響,他并沒有第一時間起兵報仇,而是在太傅許靖、安漢將軍糜竺、軍師將軍諸葛亮等人的勸進之下,在武擔山筑壇稱帝,大赦天下大封群臣,很是熱鬧了一番。

劉備進位漢中王的時候,勸進者以平西將軍都亭侯馬超領銜,、左將軍【領】長史領鎮軍將軍臣許靖、營司馬臣龐羲、議曹從事中郎軍議中郎將臣射援、蕩寇將軍漢壽亭侯關羽、征虜將軍新亭侯張飛分別排在第六位和第七位,劉備稱帝,關羽自然沒機會勸進,但是張飛的排名依然不是很靠前,以至于勸進表上居然找不到他的名字。

綜合上述史料,我們似乎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關羽張飛和劉備的關系并非鐵板一塊,這二位的地位也不是極高,所以他們辭世劉備不哭,也在情理之中。

前面咱們說過,筆者是不贊同「關張隕落劉備不哭」的說法的,曹魏侍中劉曄也會提出反對意見: 「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

不管劉備與關羽張飛是「恩猶父子」還是「恩若兄弟」,他們之間的感情都是極其深厚的,關張辭世,劉備都不可能不哭,史料之所以沒有記載劉備哭關羽張飛,是因為劉備當時做了比連日痛哭還更能表達感情的事情:寧肯放著江山社稷不顧,也要跟二舅哥孫權開戰,這豈不比哭天抹淚更有意義嗎?

史書不可能啥事都記載,在關羽張飛隕落后,劉備的悲痛無以復加,他痛哭流涕是很正常的表現,所以史書根本就不需要記載,這才給后世留下了誤解——讀者諸君試想一下,是不是這個道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