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為慈禧畫兩張肖像畫,其中一幅根本不敢給她看,原因太真實

荷蘭人華士·胡博給我們留下了兩幅慈禧太后的油畫肖像,但奇怪的是,這兩幅肖像中慈禧太后的容貌細節并不太一樣,人物精神狀態也不太一樣,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到底哪一幅畫才是慈禧太后的真實樣貌呢?這是荷蘭人給我們留下的謎題。

當荷蘭人將他繪制的肖像,交給慈禧太后檢查時,老太后出人意料地說出一個詞——Good,這可是用英文肯定了荷蘭畫家的創作。如果,她知道這個畫家還給她準備了另外一個版本的肖像的話,她還會肯定這位畫家的作品嗎?答案是:顯示不會。

然而,慈禧太后說英文卻是千真萬確的,此事發生在1905年。當時,慈禧太后曾多次向外務部的右侍郎伍廷芳詢問英語中「好」字如何表達。這些簡單的英語詞匯自然不會難倒慈禧太后,不過,慈禧太后也有自己的堅持,因為,她沒有問「謝謝」和「對不起」這兩個詞的英語說法,肯定覺得不會用到。

不管怎樣,慈禧太后既然說出了「Good」,那就表示她對這幅畫非常滿意。但是,對于畫家來說,顧客滿意的畫像,就一定是真實的嗎?那可不一定。在華士·胡博心中,他就是這樣想的:作為給顧客提供服務的藝人,只要客戶滿意就可以,其它的似乎并不重要。

然而,華士·胡博還有另一幅關于慈禧太后的油畫,他沒有拿出來,可能是怕慈禧太后怪罪他。所以,這幅油畫慈禧太后自然沒有見過。可是,游客到頤和園參觀時,總能在德和園里看到一副鑲嵌在落地框里的油畫。這副油畫高234.5厘米,寬度為144厘米,油畫中慈禧太后正坐在靠椅上。

此外,這幅油畫透視合理,慈禧太后神態安詳、栩栩如生。

2007年,荷蘭文物專家安娜專程趕來中國,只為能夠修復好這幅油畫。安娜評價說,油畫中幾乎可以感受到慈禧太后臉上的粉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大家都認為這是描繪慈禧太后最為真實的油畫。之所以有這樣的評價,跟華士·胡博的藝術造詣分不開。

華士·胡博生于荷蘭,游歷中國時曾用名為胡博·華士。因為,東西方的習慣不同,他在中國時被要求將姓氏換到前面,于是,就改成了華士·胡博這個名字。他是荷蘭有名的肖像畫家,曾經為荷蘭女王、朝鮮國王、李鴻章、袁世凱等人繪畫。

而且,華士·胡博不僅是歐洲最早重視人種肖像繪畫的藝術家,還是唯一一個給慈禧太后畫過肖像的男畫家。只是,華士·胡博在德和園所繪制的慈禧太后肖像并不是只有一幅,還有另外一幅。這幅畫曾經在巴黎畫展中展出,畫中的慈禧太后并不是那麼慈祥,而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

那次巴黎展覽,報刊曾經報道過這幅畫,他們的評價是:「最佳處是雙眼,讓人直視片刻就不得不閃避開,仿佛這位東方的太后就在你的面前,肆意燃燒著她的權勢和淫威。」

現在,這幅畫還可以在哈佛大學的美術博物館中找到。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兩幅慈禧太后的肖像畫呢?到底哪一幅才是真實的慈禧太后呢?這只能從華士·胡博身的身上找答案。

華士·胡博曾兩次拜訪中國,可是,為慈禧太后繪畫的機會只有一次。1899年,華士·胡博第一次來到中國。中國是他結婚旅行的第一站,當時,陪同他的是妻子——夏威夷公主凱克拉尼。他來到中國后,給慶親王、李鴻章、袁世凱等人都畫過肖像畫,并提出想給慈禧太后畫肖像,但并沒有得到回應。

不過,他還是有機會的,因為,華士·胡博給那些大臣所畫的油畫,引起了慈禧太后的注意,她覺得自己也應該有一幅,于是,讓人去邀請華士·胡博前來中國。1905年,華士·胡博第二次來到中國,此行的目的就是給慈禧太后畫肖像。從六月二十日開始,他總共畫了四次,但具體地點他不是很清楚。

華士·胡博只記得他從兵部衙門出發,跟著伍廷芳和載振前去給老太后畫畫。他們走入城關,就可以看到荷葉環繞的花園,他們乘船進入,就可以看到正在等待著他們的慈禧太后。

后人根據華士·胡博描述的內容評估,他們繪畫的地點應該在中南海,即:慈禧太后常居住的儀鸞殿附近。華士·胡博回憶,當時的陽光從左側射進來,這正是巴黎畫展展示的那幅慈禧太后油畫的特點。作品完成后,他拿到了清政府的酬勞,就離開了中國。三年以后,慈禧太后過世,他沒有機會再見到她。

所以,我們可以推測,兩幅油畫都是描述1905年的慈禧太后,當時她已經六十九歲了。很明顯,巴黎畫展展出的肖像畫,更加符合當時慈禧太后的特點。當然,也有跟這個結論完全相反的證據,現在能夠找到的慈禧太后照片,里面的形象跟德和園的油畫肖像更接近。

而且,還有一些人回憶慈禧太后晚年確實比較注重保養,所以,她的樣貌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不過,我們也要考慮到當時的照片是經過修改的,真人跟照片不一樣也不奇怪。還有,在華士·胡博的回憶中,當時的繪畫現場確實有竹林圖案的簾子,慈禧太后的身邊也有蘋果和盤子,這些都跟德和園的油畫背景十分相似。

此外,華士·胡博當時在繪制肖像時,想把畫像的背景畫得暗淡一些,給慈禧太后留下一絲東方的神秘感。而在巴黎展出的油畫就是這樣的情景,有一條中國龍在慈禧太后的背后,若隱若現,這不就是華士·胡博想要的場景嗎?

其實,我們可以再看看華士·胡博在繪畫過程中的詳細描述。

他說過,巴黎展出的肖像是參照德和園的小樣繪制的,而這個小樣顯然不是給慈禧太后查閱的那個,而是當天繪制的另一個小樣。當天,華士·胡博繪制好小樣后,朝廷要求對這個小樣進行適當修改。比如:將眼睛、鼻子位置的陰影去掉,將眼睛放大,將眉毛修直,將嘴臉朝上,將嘴唇畫得豐滿些,這些都是慈禧太后要求的。

之后,他根據朝廷的要求對小樣進行更改,完成了第二個小樣。這個小樣經過大臣們的審閱后,才遞到慈禧太后那里。這一次,慈禧太后還要將眼睛放大一些。這次修改后,才是現在我們在德和園看到的肖像油畫。所以,德和園的肖像畫是經過多次確認的作品,且華士·胡博也知道慈禧太后并不是想要一張完全真實的油畫。

因此,在巴黎畫展的油畫中,慈禧太后的雙眼有明顯的陰影,主要是顯示眼袋的存在。而且,她的鼻梁更加堅挺,突出了額頭的紋路;嘴臉是明顯向下彎曲,嘴唇棱角分明。這可能就是西方人表達人物形象的一種有力手段。但是,在我們看來,這非常像一個男子的相貌,看起來并不舒服。而這樣的畫像,可能是為了滿足我們東方人的審美標準,才修改的。

由此可以推斷出,巴黎畫展的油畫跟華士·胡博的第一個小樣最接近,也跟真實的慈禧太后最為接近。他創作的第一個小樣,肯定是最真實的人物樣貌。

如果,我們再仔細觀察這幅肖像,就能體會到華士·胡博對慈禧太后評價的樣子:「坐得筆直,顯出堅強的意志,臉上皺紋也帶著深意似的。」

因為,這是一個強悍的婦人,只有這樣的形象才能解釋當時令人驚悚的歷史往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