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翻勸降信泄露機密:呂蒙在關羽身邊安插了臥底,就是他出賣了荊州城防情報?

三國特種兵奇襲作戰,玩兒得最溜的,應該就是東吳:甘寧百騎劫營,呂蒙白衣渡江,都堪稱特戰典范。

甘寧的麻雀戰是撈一把就走,還沒等曹軍做出反應,他們就一陣風溜掉了;呂蒙是悄悄偷塔,直接端了關羽的大本營,在這場破襲戰中,情報偵察和化妝滲透兩項技能都發揮到了極致。

呂蒙把士兵化妝成商人,這很不厚道。更不厚道的,是他們還在荊州安插了臥底,而且據史料分析,這個臥底的級別還不低。

東吳在荊州埋了釘子,虞翻在勸說公安將軍士仁的時候說漏嘴了: 「明者防禍于未萌,智者圖患于將來,知得知失,可與為人,知存知亡,足別吉兇。大軍之行,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舉,此非天命,必有內應。」

在《三國演義》中,虞翻的形象不佳,諸葛亮舌戰群儒的時候,虞翻是個被曹操八十萬大軍嚇破膽的無用書生,而正史中的虞翻,卻是一個「善用矛矢,日行二百里」,且又精通醫術的通才。

虞翻本事大,脾氣也大,一向不太受孫權待見,呂蒙帶著他一起去偷襲荊州,也是想拉他一把: 「孫權以為騎都尉,翻數犯顏諫爭,權不能悅,又性不協俗,多見謗毀,坐徙丹楊涇縣。呂蒙圖取關羽,稱疾還建業,以翻兼知醫術,請以自隨,亦欲因此令翻得釋也。」

虞翻來到前線,可是幫了呂蒙大忙,他一封勸降信把將軍士仁弄得痛哭流涕,投降后才知道自己是被虞翻忽悠瘸了:所謂呂蒙抄近路襲取南郡斷絕士仁后路,那都是沒影兒的事兒!

自古兵不厭詐,但是東吳君臣的權詐,卻有點過分了:人無信不立,業無信不興,國無信則衰。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孫權道德底線很低,呂蒙陸遜也不夠光明正大,他們在卑辭厚禮捧殺關羽的時候,一定是以重金收買了重量級人物做內應,要不然也不可能輕車熟路把關羽設下的據點逐一拔掉。

關羽敗亡于荊州,他手下有四個高官投降了東吳,除了糜芳和士仁之外,還有兩個: 「郝普字子太,義陽人。先主自荊州入蜀,以普為零陵太守。為吳將呂蒙所譎,開城詣蒙。潘濬字承明,武陵人也。先主入蜀,以為荊州治中,典留州事,亦與關羽不穆。孫權襲羽,遂入吳。普至廷尉,濬至太常,封侯。」

要想找出孫權安插在荊州的重量級臥底,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這四大叛徒過一遍篩子。

糜芳和傅士仁是降將,但是臥底嫌疑卻可以排除:糜家是劉備最早的資助者,糜竺在劉備集團名義上的地位比諸葛亮還高,而且糜家富甲一方,并不是孫權花幾個小錢就能收買得了的。

將軍士仁也不是臥底,如果他是臥底,就不用虞翻費勁巴力勸降了。孫權襲取荊州擒斬關羽后,士仁就消失了。

投降后消失的將軍,除了士仁之外,還有一個巴西老將嚴顏,這兩個人在正史中再無記載,并不像《三國演義》寫的那樣,嚴顏和黃忠做了搭檔,士仁和糜芳被劉備下令凌遲。

糜芳在劉備集團也算地位比較高的將軍,到了江東孫權那里,被虞翻堵著營門叱罵而不敢出頭,說明他混得實在不咋樣。

排除糜芳和士仁的嫌疑之后,我們就該來看看當時級別極高的潘濬了。

潘濬在投降孫權后,可是撈到了大把好處: 「孫權除關羽,并荊土,拜濬輔軍中郎將,授以兵。遷奮威將軍,封常遷亭侯。」

封侯拜將之后,潘濬又跟孫權結成了兒女親家,看起來他的臥底嫌疑似乎要比糜芳和士仁要大好幾倍。

潘濬雖然有嫌疑,但是表現卻完全不像叛徒:荊州失陷,大小官僚將士都去拜見新主公孫權,只有潘濬稱病不出,孫權最后沒辦法,就叫人弄了一張床,把潘濬抬到了自己面前。

被抬到孫權面前的潘濬,把臉埋在席子里哭得稀里嘩啦,弄得孫權也很感動,趕緊叫人拿來手巾替潘濬擦干眼淚,還喋喋不休地勸說了好半天,潘濬這才爬起來行禮。

潘濬原為劉備任命的荊州治中,這是一個很高的職位:漢朝一州主官為州牧或刺史,別駕為第一副州長,治中就是第二副州長,劉備入川,潘濬就是代理州長,關羽只負責打仗,這就跟解放前的天津市長杜建時與天津警備總司令部中將總司令兼天津城防司令部司令陳長捷的關系一樣。

潘濬跟關羽不對付,但還沒有到背叛劉備給孫權當臥底的程度,他投降東吳后很多年,倒是有人舉報他在做其姨表兄、季漢大將軍蔣琬的臥底: 「或有間濬于武陵太守衛旌者,云濬遣密使與琬相聞,欲有自讬之計。」

衛旌把情況上報給孫權,孫權又把舉報信封好送給潘濬,然后把衛旌調回來免了官職。

孫權此舉,也是做給潘濬看,要說他對潘濬一點懷疑都沒有,那顯然是不可能的,這就叫敲山震虎。

潘濬被懷疑是季漢臥底,當然不會是孫權在荊州收買的臥底,但是那個零陵太守郝普可就不好說了。

郝普「開城詣蒙」,算起來是第二次「被俘」了:建安二十年,東吳曾經有過一次對荊州的軍事行動,在那次行動中,郝普也是被呂蒙俘虜了。

建安二十年,孫權趁著劉備入川之機,派遣呂蒙攻取了長沙、零陵、桂陽三郡,當時長沙桂陽兩郡接到呂蒙的文書后望風而降,只有郝普在零陵堅持了幾天,最后被老鄉鄧玄之騙得投降了。

當時郝普消息不靈通,不知道劉備從益州帶領五萬大軍回援荊州,也不知道關羽帶著三萬人馬也沖了過來,直到開城投降后,才知道自己上了呂蒙的大當: 「普出,蒙迎執其手,與俱下船。語畢,出書示之,因拊手大笑,普見書,知備在公安,而羽在益陽,慚恨入地。」

建安二十年的劍拔弩張,最后被曹操攪了局: 「是歲,曹公定漢中,張魯遁走巴西。先主聞之,與權連和,分荊州、江夏、長沙、桂陽東屬,南郡、零陵、武陵西屬,引軍還江州。」

孫劉講和之后,孫權不但歸還了零陵郡,還把郝普也一并放了回來,劉備居然還讓他當零陵太守,于是就有了郝普二次投降,并在東吳官至廷尉。

楊戲在作《季漢輔臣傳》時,把糜芳、士仁、郝普、潘濬并列為「四大奔臣」: 「古之奔臣,禮有來偪,怨興司官,不顧大德。靡有匡救,倍成奔北,自絕于人,作笑二國。」

《孫子兵法》的最后一篇就是《用間》: 「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間必索知之。昔殷之興也,伊摯(伊尹,名摯) 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姜尚姜子牙,又名呂望、姜望、太公望) 在殷。故惟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為間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也。 」

東吳君臣最喜歡使詐,他們收買荊州高官作為內應,一點都不稀奇,讀者諸君看了前面展示的「荊州四奔臣」,是不是已經發現了誰是東吳派回來的臥底?是不是他把關羽的城防情報都出賣給了東吳,這才讓呂蒙長驅直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