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妃嬪產子后被逼殞命,并埋在淤泥里,她所生的孩子卻成了皇帝

在清朝統治中國的兩百多年中,發生過不少宮廷奇案。其中「太后下嫁」、「順治出家」、「雍正被刺」、「偷龍換鳳」,被譽為清宮四大疑案。

在這四大疑案中,「偷龍換鳳」指的是乾隆皇帝的身世之謎。直到今天,關于乾隆的身世和他的出生地,史學界仍然說法不一。

一、

在民間流傳最廣的一個傳說中,乾隆的生母是浙江海寧大學士陳世信(陳閣老)的夫人。

說雍正皇帝在登基前,與陳世信關系極好,兩人的夫人又在同一天生了孩子,雍正就派人把陳家生的男孩抱入自己的王府看看。可是孩子再送出來時,陳家的男孩竟變成了個女孩。

據說被換入宮中的男孩,就是後來的乾隆皇帝。

這個故事自從被金庸寫進他的《書劍恩仇錄》之后,在中國可謂是家喻戶曉。

在《書劍恩仇錄》中,金庸圍繞著這個「偷龍換鳳」的故事,酣暢淋漓地展開了陳氏后人陳家洛勸乾隆恢復漢家江山的故事,又加上了乾隆和香妃的傳說,使得《書劍恩仇錄》充滿了懸念和矛盾,讓讀者們欲罷不能。

但金庸本人在《書劍恩仇錄》的后記中老老實實地告訴過讀者,乾隆為浙江海寧陳家之子說「靠不住」,書中由此展開的情節都是「作者的杜撰」。

但是不論金庸如何解釋,還是有不少讀者相信乾隆是「海寧陳家之子」。

他們的理由是:乾隆六下江南,其中四次駐蹕海寧陳家的私園「隅園」,目的就是為了探望母親。

乾隆在海寧陳家題寫過「愛日堂「、」春暉堂「等匾額,是他懷念生身父母的表示;在乾隆一朝,海寧陳氏極受恩寵,也能從側面說明乾隆對陳家有著太多格外的照顧等等。

大多數清史專家認為,清代宗室生子的規定極為嚴密,生下孩子后,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上報宗人府。

何況紫禁城內門禁森嚴,怎麼能讓人隨便抱著個孩子出入宮內?乾隆在海寧確實是住在陳家,但海寧是個臨海的小地方,除了陳家的「隅園」,沒有其他更好的駐蹕之處,并不能說明乾隆對陳家有什麼偏愛。

「隅園」里的「愛日」、「春暉」兩塊匾其實也不是乾隆所題,而是康熙年間陳家的陳元龍、陳邦彥向康熙求賜的御。

另外,陳家一族早在清初便出過不少高官。順治年間,陳家的陳之遴便擔任過大學士,其子陳元龍在康熙年間也當過大學士,陳世信也是雍正十分信任的大臣,陳家的榮華其實與乾隆的關系不大。

實際上乾隆登基后,陳家的家境便開始中落,再也沒有出現過位極人臣的大官了。

至于「雍正用女兒調包陳家之子」,就更加沒有必要了。雍正又不是一個兒子沒有,乾隆出生之前,雍正便已生過三個兒子弘暉、弘昀和弘時。

雖然弘暉、弘昀已經夭折,但弘時已年滿8 歲,雍正的福晉耿氏也已身懷有孕,所以雍正根本沒有必要冒險用女兒換一個漢人的兒子來冒充自己的兒子,去進行皇位繼承權的爭奪。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一旦被人舉報,后果將不堪設想。

二、

既然乾隆并非傳說中的浙江海寧陳家之子,那麼其生母是不是如正史中記載的那樣,是清朝開國元勛弘毅公額亦都的曾孫女、「一等承恩公凌柱之女」鈕祜祿氏呢?

清史專家閻崇年認為,乾隆的生母極有可能不是這個鈕祜祿氏。

按清廷的《雍正實錄》記載,1723 年(雍正元年)二月十四日「格格鈕祜魯氏,封為熹妃」;但在《雍正朝漢文諭旨匯編》中卻說這天「格格錢氏,封為熹妃」。《實錄》和《匯編》都是清宮檔案,為什麼出現這樣的矛盾?

對于這個問題,閻崇年是這樣認為的:「格格錢氏與鈕祜魯氏是一個人,因為他們都是同一天、都是受皇太后的懿旨受封,所以熹妃只能是一個人。

雍正元年八月十七日,正式設立秘密立儲制,指定弘歷為皇太子。他的母親總要有一個高貴出身,因此將熹妃錢氏篡改為鈕祜魯氏。」

但閻崇年的這種說法也有漏洞,因為根據《雍正實錄》記載,康熙五十年七月二十六日那天,雍正赴避暑山莊向正在那里的父親康熙請安,17 天后,乾隆就降生了。

如果說乾隆出生在避暑山莊,那個被雍正改為鈕祜魯氏的熹妃錢氏就要挺著大肚子從北京趕往避暑山莊,這顯然是不合情理的。那麼,生乾隆的,必定是另一個女人。

乾隆多次說自己出生在雍和宮,但很多人認為他這是欲蓋彌彰,就連他的兒子嘉慶,也曾在詩文中透露過自己的父親出生在避暑山莊。

道光皇帝還因為其爺爺乾隆的出生問題,重罰了4位軍機大臣,再次強調乾隆是出生在雍和宮,而不是避暑山莊。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更是讓乾隆生母到底是誰這個問題顯得更加撲朔迷離。

三、

民國初年的國務總理熊希齡,曾在熱河行宮聽一位80余歲的「老官役」講過一個故事:乾隆帝生母渾名「傻大姐」,是熱河一工匠之女,在選秀女時,臨時缺了一名候選人,拉她充數。

后被選上,進雍正貝勒府做粗活,因雍正中病多時,「傻大姐」實心實意地侍候,感動了雍正,于是令其懷孕,生了乾隆皇帝。

晚清刑部郎中冒鶴亭,又聽過另一個版本的故事: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當時還是四皇子的胤禛,曾跟隨康熙到避暑山莊打獵。胤禛在打獵時射殺了一頭梅花鹿,于是喝了四五碗鹿血。

鹿血有【壯*陽】的作用,胤禛喝下去后頓感身體焦躁難耐,便隨便拉了個丑陋的漢族宮女過來,在她身上發泄了一番。

這件事后,胤禛很快便把這件事給忘記了。可沒想到就是這一次,卻讓這個姓李名金桂的宮女懷上了孩子。

次年秋天,康熙又帶著胤禛等皇子到避暑山莊圍獵,發現這名名叫李金桂的宮女挺著個大肚子,都快要生了。康熙大為震怒,下令追查,雍正這才想起來是自己干的。

康熙怕家丑外揚,于是下令將李金桂轉移到馬廄旁的一間草屋里,不久后,李金桂在里面生下了一個男嬰,這個男嬰就是後來的乾隆皇帝。

冒鶴亭聽到這個故事后,大為感慨,于是將其記錄了下來:「乾隆生母李佳氏,蓋漢人也......雍正從獵木蘭,射得一鹿,即宰而飲其血。鹿血奇熱,一時躁急不克自持,適行宮有漢宮女李氏,奇丑,遂召而幸之。

翌歲重來,腹中一塊肉已將墮地矣。康熙詰問之下,言四阿哥也。李女已屆坐褥,勢不能任其污褻宮殿,乃指一馬廄令入。臨御中國六十年,為上皇者又四年之十全功德大皇帝,竟誕生于此焉」。

李金桂雖然替雍正生了個兒子,但她的命運卻頗為凄慘。首先這個李金桂長得比較丑,雍正根本不喜歡她。

而且雍正臨幸李金桂后,被康熙痛罵過一頓,所以雍正一直將這件事視為「奇恥大辱」,尤其是對于志在皇位的他來說,更不想讓人感覺自己是個「饑不擇食」的「登徒子」。

李金桂生下孩子后,孩子被雍正派人抱走,將李金桂丟在了避暑山莊,讓她自生自滅。

李金桂被雍正無情拋棄,加上孩子又被奪走,精神受到了刺激,據說不久便發了瘋。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李金桂被人發現死在了避暑山莊的荷花池邊的淤泥之中。

冒鶴亭還聽避暑山莊的人說,乾隆當上皇帝后,曾派人挖開過荷花池,想找到李金桂的遺骨,但卻沒有找到。乾隆後來下過一道圣旨,由內務府出錢,每年都撥專款修葺避暑山莊馬廄邊上的那間草屋。

《熱河志》里也專門提到過乾隆撥款修葺這間草屋的事。冒鶴亭認為,乾隆應該在心里已經承認,這間草屋就是他出生的地方。因為如果沒有特別的價值和原因,乾隆何必每年撥專款修葺一間草屋?地方志又何必記錄這種小事?

四、

當然,為了所謂的「皇家顏面」,乾隆是不會承認自己的母親是一個卑微的漢人宮女的。他承認的母親是「孝圣慈宣康惠敦和誠徽敬天光圣憲皇后」鈕祜祿氏,說自己是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子時,在雍和宮出生的。

雍和宮坐落在北京城安定門內,是雍正做皇子時的王府。乾隆登基后,把這里改名叫雍和宮。

乾隆一生,曾多次強調自己出生在雍和宮,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欲蓋彌彰」,乾隆越這樣說,越說明他出生的地方不在雍和宮。

乾隆手下的軍機章京管世銘,曾多次隨乾隆皇帝到避暑山莊的木蘭圍場圍獵,是乾隆身邊的近臣,對宮廷的掌故了解很多。管世銘曾在自己的詩中提到過,乾隆出生在避暑山莊獅子園。

另外,乾隆的兒子嘉慶在繼位第二年,曾寫了篇文章給太上皇乾隆祝壽。文中有兩句是「敬惟皇父辛卯歲,誕生于山莊都福之庭」,這就等于明確地說,乾隆是在康熙辛卯年出生在避暑山莊的。

耐人尋味的是,嘉慶的這篇賀壽文送上去后,卻惹得乾隆不高興了。從那以后,嘉慶再也沒有提過父皇乾隆出生在避暑山莊這件事。嘉慶後來在纂修《實錄》和《圣訓》時,還特意讓編修大臣找出乾隆的出生地是雍和宮的證據。

文華殿大學士劉鳳誥為此還特意把乾隆當年寫的詩找出來,將乾隆自己說出生在雍和宮的地方都夾上黃簽,呈送嘉慶審閱。

嘉慶死后,其子道光帝又下令對嘉慶當年給太上皇乾隆祝壽時的那篇文章進行修改,目的都是要讓天下人知道:乾隆并不是出生在避暑山莊,而是出生在雍和宮。

其言下之意就是,所謂乾隆是宮女李金桂在避暑山莊草房里生的,乃是謠言,大家不要相信!

但我們仔細分析一下,卻發現其中的一些疑點。假設乾隆的出生地是雍和宮,管世銘為什麼要造謠說乾隆生于避暑山莊?嘉慶為什麼又要在乾隆多次強調自己出生于雍和宮的情況下,還說乾隆出生于避暑山莊?

這里面能說得通的,只有一種解釋:乾隆出生在避暑山莊,但在做了皇帝以后,出于某種難以告人的隱情,不得不一再強調自己生在雍和宮。管世銘不理解這點,才會在詩中說乾隆生于避暑山莊。

嘉慶一開始也沒有意識到這點,後來經人點撥意識到了其中微妙的政治影響,所以才改變原來的看法,咬定乾隆出生于雍和宮。

為什麼清朝統治者對乾隆的出生地如此緊張?因為乾隆的母親到底是「出身名門」還是「出身微賤」,會直接影響到乾隆及其接班人的皇位的穩固;如果乾隆的母親是漢族人,那更加關系重大,因為這又關涉到更為復雜的政治問題和民族問題。

五、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曾公布過一則雍正初年冊封妃嬪的原始檔案, 使乾隆生母問題更加撲朔迷離起來。這件檔案上說:「尊太后圣母諭旨:側福晉年氏封為貴妃, 側福晉李氏封為齊妃, 格格錢氏封為熹妃」,那麼問題來了,這個錢氏是誰,她和鈕鈷祿氏是同一個人嗎?

有學者推測,這次冊封時,是由雍正口授給主管禮部事務的貝子允掏的,允掏為了速記,將「鈕祜祿氏」簡寫為「鈕氏」,交與禮部擬旨。

因速記的文字潦草,起草諭旨時,禮部官員將「鈕」字錯認為「錢」字,導致諭旨發生了錯誤。事后,雍正發現了這個問題,大怒之下,將辦事馬虎的允掏革去主管禮部事務之職,并從貝子爵降為公爵。

在正史中,乾隆一直沒有認李金桂這個「母親」,但他承認的生母鈕枯祿氏,其實一開始的地位也并不高貴。

晚清文人王闿運,曾做過大學士肅順的家庭教師,他在《湘綺樓文集》中寫道:鈕祜祿氏跟隨母親時,居住在承德城里,家境貧窮,十三歲時來到京師,恰好皇宮里選秀,她因體貌俊美而當選,被分配到雍王府。

在雍親王府六年之后,鈕祜祿氏迎來了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這年夏天,雍親王得了傳染病,福晉們怕傳染,便將服侍雍親王的任務交給了鈕祜祿氏。

在鈕祜祿氏盡心盡力的侍候下,兩個月后,病愈的雍親王臨幸了鈕祜祿氏。不久后,鈕祜祿氏懷了孕,于第二年生下乾隆。

即使生了兒子,鈕祜祿氏的身份地位也沒有得到多少改變,因為在此之前,雍正已有了好幾個兒子,這些兒子生母的地位都比鈕祜祿氏高貴得多。

雍正當了皇帝后,封鈕祜祿氏為「熹妃」。乾隆被立為皇儲后,因為「母以子貴」的緣故,鈕祜祿氏的地位這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乾隆即位后,鈕祜祿氏成為「孝圣皇太后」,一直活到86歲才去世。

六、

鈕祜祿氏出身寒微,在雍王府做了多年的丫頭,這也將她鍛煉得身體健壯,乾隆的身上也遺傳了一些母親的特質。

據史書上記載,鈕祜祿氏身材高大,體魄強健,在生下乾隆后,曾被康熙在熱河行官獅子園召見過一次。

康熙見到鈕祜祿氏之后,稱她為「有福之人「。因為相比宮中的那些大都弱不禁風的」名門淑女「,康熙見鈕祜祿氏長得高大健壯,自然很是吃驚。

他認為母親身體素質好,孩子的健康就有所保障,壽命一般也長。也許這次見面,或多或少也為乾隆後來被立為儲君加了一些砝碼。

鈕祜祿氏當上太后之后,仍然保持了一些勞動人民的淳樸本色,留下了不少這方面的故事。

有一次,乾隆奉母南巡,御舟抵山東濟寧,剛好濟寧地區受災。州官顏希深有事外出,饑民們向顏母求救,顏母自做主張開倉放糧,與顏希深有過節的山東巡撫趁機彈劾嚴母違制。

鈕祜祿氏聞之,召見了顏氏,并表揚了嚴母仁愛濟民的行為,還讓乾隆升了顏希深的官。

乾隆二十年春,御花園的桃花開了,乾隆特請母親前來觀賞。鈕祜祿氏對園中的桃花視而不見,卻指點園里的麥苗對乾隆說,這些麥苗比桃花美麗得多,她看到麥苗長得旺盛,感覺心花怒放。

乾隆為討母親歡心,特寫了一篇《御園仲景恭奉皇太后賞桃花之作》記之,用「懿情別有承歡處,指顧連塍綠麥滋」等詩句,歌頌母親愛惜莊稼,關心民生的行為。

鈕祜祿氏六十大壽時,乾隆為了讓母親開心,在頤和園修了一間「大報恩延壽寺」,又在萬壽山至西直門、西華門至高梁橋道路兩邊,鋪滿各種鮮花,以為母親看了一定高興。

結果「皇太后見景色鉅麗,殊嫌繁費,甫入宮即命撤去」。從那以后,乾隆再給母親舉辦壽典時,便不再鋪張了。

歷史學家認為,無論是「陳世倌夫人說」,還是「山莊丑女李金桂說」,都顯示出民眾對清朝統治者的一種挑戰,盡管這種挑戰是粗淺的,甚至帶有鬧劇的性質,但它的矛頭卻是瞄準雍正、乾隆這兩個把清朝文字獄推到了高峰的皇帝,其實并不是偶然的。

在「陳世倌夫人」說中,雍正成發一個利用權勢偷換人家孩子的卑鄙小人;在「山莊丑女」說中,雍正則是一個[性.欲]發作、饑不擇食的禽獸。

同樣,乾隆是個卑微的「私生子」、「雜種」,這實際上傳遞的是民眾對清朝統治不滿的一種隱暗的信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