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飛惹不起,關羽不想惹:他們在曹營的十個戰友,最難纏的是誰?

在史料和演義小說中,關羽張飛都名聲顯赫,即使是以曹魏為正統的《三國志》,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是「萬人敵」,到了小說《三國演義》中,這二位就幾乎變成了打遍天下無敵手。

劉備坐擁五虎大將和諸葛亮龐統法正,也沒有能進取中原興復漢室,不是他無能,而是對手太強大。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操,不但地盤最大,就是人才儲備,也遠勝于東吳西蜀,就連劉備關羽張飛也曾是曹操的部下,他們曹營也有很多「戰友」「袍澤」,在這些有名的戰友中,還真有幾個厲害角色,是張飛惹不起、關羽也不愿意招惹的。

建安三年,劉備帶著關羽張飛正式依附曹操。從建安元年到建安三年,劉備跟曹操的關系一直很不錯,曹操向大漢天子劉協請示,先后封劉備為鎮東將軍、宜城亭侯、左將軍領豫州牧。

直到建安二十四年,劉備自立為漢中王,才上表朝廷,歸還了這些官爵: 「群僚見逼,迫臣以義……上臣大司馬漢中王……謹拜章因驛上還所假左將軍、宜城亭侯印綬。」

劉備這番話說得很漂亮:我封自己為漢中王、大司馬,都是屬下強迫的,既然我已經升官,您給我的那些東西,我也不要了。

劉備主動「辭職」之前,一直用曹操替他討來的名號忽悠人,關羽則是把曹操給他的爵位用了一輩子。關羽敗亡荊州的時候,是前將軍、假節鉞、董督荊州事、漢壽亭侯。

曹操給劉備封官賜爵的時候,也沒忘了關羽和張飛: 「先主還得妻子,從公(曹操) 還許,為左將軍。顧瀧之甚重,出則同輿,坐則同席。又拜關羽、張飛,皆中郎將。《華陽國志·卷六·劉先主志》

劉關張以大漢將軍的身份從屬于曹操的時候,曹操已經湊齊了五子良將,在五子良將之上,還有諸夏侯曹,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操兩大保鏢中的校尉典韋已經于建安二年戰死在宛城張繡叛亂之中,還剩下個校尉許褚——典韋一生最大的軍職就是校尉,許褚是在潼關嚇退馬超,并在幾天后的戰斗中「大破超等,褚身斬首級」之后,才晉升為武衛中郎將。

稱許褚為曹營名將,這并不過分,因為他在建安十六年受封最低將軍銜(中郎將在偏裨將軍之下)后,又升任中堅將軍、武衛將軍,都督中軍宿衛禁兵,爵位也從曹丕時期的萬歲亭侯,晉升為曹叡時期的牟鄉侯,評選曹營十大名將,許褚是絕對有資格叨陪末座的。

這樣一來,跟關羽張飛共過事的曹營十大名將就湊齊了:夏侯兄弟,曹家昆仲,五子良將,再加上一個許褚,不是將軍的典韋死得早,跟桃園兄弟沒啥交集,立義將軍龐德加入曹營太晚,他跟關羽見面的時候已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自然也算不上戰友了。

關羽對曹營這十個戰友的態度是不一樣的:以張遼為摯友,以徐晃為大兄,視于禁如犬彘,對其他人,基本都是雞犬之聲相聞老4不相往來,他最傷心的事情,可能就是徐晃的翻臉無情。

在三國正史中,真正跟關羽交過手并將關羽擊敗的「曹營戰友」,只有徐晃徐公明一個。徐晃擊敗關羽,正史和演義的記載基本一致,連徐晃懸賞千金要關羽的首級,也是不差一個銅板。

正史中只有徐晃擊敗關羽的記錄,而沒有關羽打跑徐晃的描述,為了彰顯關羽的無敵,羅貫中還給關羽戰平徐晃找了一個理由: 「徐晃揮大斧直取關公,公大怒,亦揮刀迎之。戰八十余合,公雖武藝絕倫,終是右臂少力。關平恐公有失,火急鳴金,公撥馬回寨。」

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郾城「四冢寨」之戰,徐晃乘人之危也沒能戰勝關羽,如果關羽手臂沒有箭傷,徐晃早就被他兜頭一刀斬于馬下了。

正史只有骨頭沒有肉,還是《三國志通俗演義》豐滿好看,咱們今天的話題,還是以《三國演義》為依據,來看看關羽在曹營的這十個「戰友」,有幾個是關羽不想惹的,又有幾個是張飛不敢惹的。

很多人都說在呂布死后,關羽看誰都像插標賣首者,這話也不完全準確,起碼在這十個「曹營戰友」中,就有三個是關羽不愿意招惹的,這三個厲害角色,還真不包括大斧子徐晃和光膀子許褚,因為在建安五年關羽被圍困于土山無奈降曹之前(以下均以小說為依據,正史就不提了),曾單刀匹馬打跑了聯手出戰的許褚和徐晃: 「一聲炮響,左有徐晃,右有許褚,兩隊軍截住去路。關公奪路而走,兩邊伏兵排下硬弩百張,箭如飛蝗,關公不得過。勒兵再回,徐晃、許褚接住交戰,關公奮力擊退二人。」

關羽想跑,這兩人攔不住,關羽急眼,這兩人只能逃跑,所以關羽后來聽說跟許褚打成平手的馬超有點囂張,就信心滿滿地要入川給他點兒顏色看看。

關羽巔峰時期,根本就不會把許褚徐晃放在眼里,但是也不是完全的目中無人,他對張遼的武功就比較欣賞,并且不讓三弟翼德與之硬磕: 「此人武藝不在你我之下!」

能讓眼高于頂的關羽如此忌憚,在曹營諸將中,除了張遼,可能也就剩下夏侯惇和曹仁兩位了。

關羽是有些高傲,但并不糊涂,他知道不管自己立下多少戰功,在曹營的地位,都不可能超過這兩個人,曹操就是再愛惜人才,也不會允許哪位斬將挑戰自己左膀右臂的權威——如果關羽和夏侯惇曹仁必須沒一個,曹操會毫不猶豫地把刀指向關羽。

在演義小說中,拔矢啖睛的夏侯惇是一個很難纏的狠角色,濮陽之戰呂布追擊被諸將拋棄的曹操, 「夏侯惇引軍來救援,截住呂布大戰。斗到黃昏時分,大雨如注,各自引軍分散。」

關羽在下邳土山打跑許褚徐晃,又是被夏侯惇這塊牛皮糖粘住跑不掉: 「引軍欲回下邳,夏侯惇又截住較量。公戰至日晚,無路可歸,只得到一座土山,引兵屯于山頭,權且少歇。」

夏侯惇4纏爛打不要命,呂布也拿他無可奈何,這樣的難纏的對手,關羽自然不愿招惹,那個不知是夏侯惇真本家還是假本家的曹仁,也是一塊有毒的滾刀肉:東吳大都督周瑜周公瑾,蜀漢第一大將關羽關云長,說起來都是被他淬毒弩箭撂倒的。

關羽的襄樊戰役之敗,實際還是敗于曹仁之手,如果不是樊城久攻不下、曹仁暗箭傷人,荊州可能就不會丟,關羽也許就不會被擒斬——我們冷眼旁觀,曹仁曹子孝簡直就是一只帶刺的甲魚,躲在殼里誰也啃不動,抽冷子伸出毒刺給你一家伙。

曹操成為三國最強者,靠的就是猛將如云謀士如雨,要是親口問曹操他有哪些拿得出手的文臣武將,曹操伸出一只手,先數出來的,肯定是荀彧、荀攸、賈詡、夏侯惇、曹仁。

關羽不愿意招惹張遼、夏侯惇、曹仁,這不是膽怯,而是審時度勢,老虎要不是餓急了,也不會去咬刺猬,就連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張飛張翼德,見了這「曹營十戰友」中的兩位,也是能繞著走就絕不打架,打起架來也沒法張嘴罵戰。

張飛敢打曹仁也敢打曹洪,但是見了夏侯惇夏侯淵,卻總是繞著走。曹操和劉備在漢中大戰,張飛放著敵方主帥夏侯淵不打,卻繞道去打副帥張郃,被打成光桿司令的張郃哭著跑回去,又差點被曹洪除掉,這才叫老鼠鉆風箱兩頭受氣。

據說張飛這個人能文能武,還有點懼內,他家有一個很漂亮的河東獅,那就是夏侯淵的親侄女,被老張在芒碭山打游擊的時候娶為正室夫人——看來大哥二哥各奔東西的時候,張三爺也沒閑著。

張飛娶夏侯姑娘有沒有得到夏侯兄弟的首肯,誰也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在以孝治天下的漢朝,除掉了妻子的伯父,是要被天下人指責的。

說張飛不敢惹夏侯惇夏侯淵,還真不是開玩笑,讀者諸君可以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您是張飛張翼德,看見對面跑來兩個妻子的伯父,是該跳下馬來抱拳鞠躬,還是挺起長矛沖上前去?

您很為難,張飛更難,所以我們盤點關羽張飛在曹營的十個有名的「戰友」,就會發現在漢末三國時期,就是一幫親戚打來打去,交戰雙方下馬攀談,總能攀上親戚關系。這很無奈,也很搞笑,就像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川軍混戰一樣,白天打仗,晚上打麻將,對方過生日,還得送上一份厚禮。

川軍是劉家鬩墻,三國時期也差不多,讀者諸君熟讀三國史料與演義,當然會知道還有更多的三國梟雄和名將,雖然站在對陣營,但卻是不遠的實在親戚,而筆者最好要請教的問題,是關羽張飛在曹營的有名「戰友」不止四個,關羽張飛不愿意招惹和惹不起的有幾個,真要打起來,有幾人是關羽張飛的對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