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的地板壞了,專家進行修復時,才發現朱棣的心到底有多狠

有不少人知道這麼一句話: 外國的奢侈品,咬咬牙能買得起。中國的奢侈品,牙咬碎了都買不起!

2013年,一位法國歷史學家帕特里斯和法國不動產聯合會主席吉爾共同出版的著作《巴黎值多少》一書中,給享譽世界的巴黎盧浮宮估價455億美元——包括宮中的天價文物。

巴黎另一大奢侈代名詞、世界五大宮殿中的凡爾賽宮,則估價超過500億美元。

五大宮殿之首,是中國北京故宮,尤其在太廟中使用的68根金絲楠木殿柱,據稱一根價值就達28億元。算起來,單是這幾根柱子的總和就價值約280億美元,超過了凡爾賽宮的一半。

那麼,金絲楠木柱是否就是故宮低調奢華的頂點了呢?

在明朝永樂大帝朱棣眼里,故宮金絲楠木的花費,大概只能算是小拇指上的指甲蓋。

中國第一磚

明永樂十五年,公元1417年,在北京燕王府,大小官員對著面前幾塊青磚,皇帝朱棣臉上的神情不置可否,讓人捉摸不透。

這是來自山東臨清的貢磚,憑借此地運河淤泥獨有的「蓮花土」和山東工匠的精工細作,整個北方再也找不到比臨清磚更堅實耐用的磚頭。

從長城到正在營建中的北京紫禁城諸宮殿,年年朝廷向山東征收的臨清磚,以百萬計數。

那麼皇帝又為了什麼事如此猶豫不決呢?因為接下來馬上要開始的工程,是紫禁城中最重要的三大殿奉天殿、華蓋殿、謹身殿,這些帝國最核心的建筑工程,每一寸的用料都必須盡善盡美,不惜任何成本。

這些臨清磚則是預定要用來鋪設三大殿的地面。 看著眼前整齊美觀的磚頭,永樂皇帝卻總感覺少了什麼,遲遲不愿拍板采用。

正在大臣們靜候皇帝決策時,負責營造紫禁城的工部營繕所丞(相當于今天的總工程師)蒯祥站了出來,他說了這麼幾句話,句句戳進了皇帝的心窩子:

第一,臨清磚是長城用磚,飽受兵火,如果用在專為舉行朝會、受賀、冊封、祝禮等國家大事的三大殿,很不吉利。

第二,根據臨清磚的工藝,磚頭越小,質量越緊實耐用,到時候用這些小磚頭鋪設地面,就和平民百姓家中一樣,根本無法體現皇家的威嚴。

實際上,臨清磚只不過是北方最好的磚頭,還稱不上全中國最好的磚頭。像三大殿這樣至高無上的建筑,如果舍棄最好的磚頭采用次等品,違背了建造宮殿的原則。

蒯祥的話當然十分得罪人,因為蒯祥出身于江南蘇州香山,由蘇州工匠組成的「香山幫「是營建北京新都的重要主力。這些話在北方和山東的工匠們聽上去,難免有假公濟私之嫌。

一時間群情激憤,不肯服氣出聲反駁的大有人在:竟然連臨清磚都看不上眼,你蒯祥說說看,什麼才是「最好的磚頭「。

永樂皇帝依然一臉不置可否,蒯祥胸有成竹,命人抬進來一批沉甸甸的磚頭,放在皇帝面前恭請御覽。這些長寬二尺左右的大方磚,產自蘇州陸墓,當時還沒有什麼特別的名字。

此刻皇帝、王公重臣、全國頂級能工巧匠的眼睛都注視在蒯祥身上。朱棣不是個容易說話的皇帝,如果不能說服他,蒯祥接下來的活就很難干了。

木工神童

蒯祥建議棄用臨清磚推薦家鄉磚,到底是不是出于私心? 這就需要首先了解,蒯祥到底有多大的底氣。

明朝建造皇宮的工序,大概可以分成土作,石作、木作、瓦作等八個部分,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負責地面主要建筑的木作。

蒯祥的父親蒯富,是明太祖洪武年間,建造南京皇宮的「木工首」。1398年,蒯祥出生,因為明朝實行職業世襲制度,他早晚也必須走上木工的道路。

沒幾年,蒯富就驚喜地發現,自己是生了個不世出的天才。據傳蒯祥7歲的時候就能自主畫出完整的建筑圖紙,樣式結構絲毫不輸給技藝嫻熟的成年工匠。

洪武年間正是中國結束戰亂修養生息的時代,南京城內帝王宮殿,大臣府邸的建造項目層出不窮。蒯富每次負責建造工程,都要帶上兒子蒯祥現場指點,有些不太重要的工程,他還特意讓蒯祥獨自設計施工。

長久下來,蒯祥練就了另外兩項特技,堪比今天的電腦:他可以雙手執筆,在一張紙上左右同時作圖,完成之后將紙對折,圖案可以嚴絲合縫地重疊在一起,不差分毫。

他還不需要像普通的工匠那樣事事預先用工具測量,只需到現場走上一圈,就可以在腦海中設計出完整精密的建設圖紙,等到施工完畢,實際建筑效果與設計完全一致。

朱棣決定遷都北京的第一項重大工程,是承天門,也就是我們今天的天安門。

此時蒯富已經告老退休,18歲的蒯祥作為年輕的「木工首」隨皇帝北上,來到預定建設地址走了那麼一圈,幾天之后就拿出了完整的承天門圖紙。

如果這還不夠讓負責官員們嘆服的話,蒯祥還展露了更高明的一手,在這張圖紙中,他完全舍棄了中國木工必備的榫卯結構,木料之間完全依靠拼接保持穩定。

承天門建造完畢之日,朱棣親自前來驗收,面對美輪美奐,質量過硬的成品,他龍顏大悅,當場把蒯祥叫做「活魯班」。 蒯祥工部營繕所丞的地位,自然穩若磐石。

出于對蒯祥的信任,聽他如此大力推薦家鄉的陸墓磚,永樂大帝想了一會便說: 「那你就先看著辦吧」。

不久,一位朝廷特派官員帶著皇帝旨意一起,趕往蘇州長洲縣,欽點窯戶六十三家,準備燒制三大殿專用的鋪地青磚。

一兩黃金一塊磚

燒磚本是長洲縣陸墓鎮一帶居民千百年來的營生,和臨清磚一樣,這些陸墓青磚具有 「敲之有聲,斷之無孔」的特點,一直為周邊富豪所青睞。

可是如今皇帝選中這些磚頭為三大殿所用,就不能用普通的標準來計算成本了。

掘、運、曬、椎、舂、磨、篩、澄、濾、晞、勒、踏、揉、托、裝、擦、碾、槌、翻、筑、遮、晾、裝窯、糠草薰、片柴燒、棵柴燒、枝柴燒、窨水、出窯。

這是制作皇家用磚的29道工序,每一道都各有講究,一點細節也馬虎不得。

其中前面「掘、運、曬、椎、舂、磨、篩」七道工序,是把從陽澄湖邊特定的少數取土點,挖到的「黏而不散、粉而不沙」的原土,必須趕在驚蟄節氣之前,能夠進入接下去「澄、濾、晞、勒、踏、揉」,得到用來制磚的極細軟泥。

長洲磚戶們在制作金磚中,嚴格遵守著「天人合一」,敬畏自然的戒律,每一個步驟都必須放在特定的節氣內及時完成,過時不候, 在長達8個月的準備之后,才能將成泥裝入模具,作成等待燒制的磚坯。

在模具一側,會刻有監造官的身份、年份、月日、工匠姓名,作為每個磚塊必須具備的「條形碼」,隨時追溯質量問題。

在現今幸存的珍稀永樂朝青磚實物中,我們可以看見如下字樣:常州府江陰縣提調官主簿魏勉司吏李敏政窯匠陳阿六 永樂十七年某月某日 造磚人蔡狗男蔡毛男。

管理存放磚坯的倉庫好比今天看護一個新生兒,天氣如何,是陰是晴,刮風還是下雨,多大的風多小的雨,坯房的門窗要不要開,開哪扇門關幾扇窗,斜著開還是關一半, 在沒有儀器的古代,這些全憑工匠自身經驗應時應變,來不得半點馬虎。

這是長洲青磚的極致榮耀,也是一場關系到上至部級高官,下至窯戶全家的豪賭。歷時整整兩年,磚頭出窯之日,也是命運揭曉之時。

監造官員將嚴格按照 「敲之有聲,斷之無孔」的原則,對每一窯的青磚抽檢。每一塊達不到要求的瑕疵磚都會記錄下來,「五塊」是這個數字的上限,一旦官員數出下一個數字「六」,就意味著整窯磚頭全部報廢。

進貢皇帝的御磚不允許流落民間重新販售,宣告報廢的窯磚無論質量如何,必須銷毀后丟棄記錄,窯戶只能眼睜睜滴著血看兩年心血換得一場空。

與臨清磚一年百萬計的產量相比,第一批陸墓御磚出窯,只取得合格品7千多塊。 按照正一副三的規定,蒯祥先將200多塊樣磚運到北京試鋪。

鋪磚工作采用的是最精致的「細磚墁地」,三大殿的墁地也同樣需要經過歷經砍磨、鋪墁、潑墨、鉆生等四十余道工序才能完成,完工后地面堅硬無比,油潤如玉,發絲不入。

哪怕不用來鋪地,夏天放在案幾上,陸墓磚也能保持沁人心脾的清涼,起到散熱的功效。

到了這一天,那些燒出合格方磚的窯戶們,才能拿到來自永樂皇帝滿意的賞賜,一塊磚頭的價值,可比一兩黃金,足以抵得上3個縣令一整年的俸祿。

龍心再度大悅的朱棣下旨,陸墓窯戶專為皇家燒制御磚,王公大臣以下一律不得僭越使用,給了這些窯戶們一個終身鐵飯碗。

從此,陸墓御磚又被稱為京磚,當地口音「京、金」不分,加之青磚價比黃金, 后來正式名稱漸漸就變成了「金磚」。

朱棣的秘密,萬億地基

自明朝永樂以后,至清朝宣統滅亡,陸墓金磚一直是維修三大殿和太廟的必需品,歷朝歷代的金磚偶有隨著戰火流傳到民間的,無一不是價格不菲的收藏珍品。

2012年,一對永樂朝的金磚在拍賣會上拍出80.5萬元的價格,也就是一塊就要40萬元。

按照一個普通家庭年收入13萬元計算,這樣一塊磚同樣相當于3個家庭的年收入之和,倒也與當初永樂年間磚價相符。

不過根據年份不同,金磚的價格也有15萬元到2.5萬元等各種區間,那麼故宮全部金磚加起來,一共值多少錢呢?

很久以來,人們找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自清朝滅亡之后,不計成本奢靡浪費的金磚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在百年國恥之中,蘇州作為戰亂前沿遭受了嚴重破壞。新中國成立時,許多金磚窯戶已后繼無人,燒制金磚的秘門訣竅逐漸失傳,除了故宮,人們再難見到這種名貴的磚頭。

1990年,故宮迎來了久違的大修工程129項,其中保和殿東西廡、太和殿西廡是重要的維修項目。

要修繕這些大殿,做到「修舊如舊「,金磚是必不可少的材料。三大殿需要的金磚加起來,總計約1800多塊,故宮博物院只能懷著碰運氣的心情,再次來到蘇州陸慕鎮(自陸墓鎮改名)求助。

所幸自80年代之后,陸慕人民沒有忘記這件輝煌的祖傳手藝,經過多年搶救研發,傳統工藝保住了一線生機。

拋去了封建色彩濃厚的「金磚「之名,這批新時代的金磚以「仿金磚」或「精制澄泥磚」的名稱,由陸慕鎮「御窯新燒「制作,質量完美滿足了故宮修復的要求。

在這次修復工程中,故宮人員還發現了永樂大帝另一件埋藏了600多年的秘密。

原來當人們揭開故宮地面破損的第一層金磚,赫然發現下面竟然還鋪著一層按照完全相同工藝鋪就的第二層金磚地面,只不過縱橫走向恰好與第一層交錯間隔。

人們再揭開第二層,結果又發現了如法炮制的第三層…層層疊疊,等人們好不容易挖到最后一塊, 一統計才發現,整個故宮地下,竟然足足鋪了15層金磚!

明清兩朝的北京故宮都是沿用永樂大帝時期建造的宮殿,期間除了幾次重修被火災雷電地震損壞的地表建筑之外,不可能也不需要再對地基進行完全翻新。

因此這15層金磚,只能是一開始在永樂十八年故宮第一次竣工之時,就已經全部鋪成完畢。

朱棣建造紫禁城,從永樂十六年動工到十八年完工,不過區區3年時間,而且金磚墁地的工作要求極其精細,砍磨二尺見方的金磚,規定每一個工人每天只能砍3塊;鋪墁金磚地面,需要瓦工1人和壯工2人,且每天只能鋪墁5塊。

可以想見,為了在短短三年時間里鋪成15層金磚,光是永樂大帝征用的鋪地工人,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為什麼這麼大的一個秘密,幾百年來卻無人知曉呢?

有一個傳說是,因為深知自己是奪了侄子的皇位,朱棣終身都生活在害怕報復的恐懼之中。為了防止有人從故宮地下掘地道行刺,于是他不計代價,用「橫七豎八」的方式足足鋪了15層金磚,才能放心。

更過分的是,在完工之后,為了不至于走漏風聲,朱棣下令,把所有經手的工匠都弄成啞巴,實在是心狠手辣至極。

實際上,根據「金磚」稀有的年產量,3年時間里是不可能產出這麼多的。不過如此貴如黃金的磚頭,財大氣粗的明成祖卻一口氣鋪了15層,后面的帝王也只能表示可望而不可即了吧。

中國人的低調奢侈,盧浮宮和凡爾賽宮表示看不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