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宮為何要背叛曹操?是因為除掉了呂伯奢一家?正史中沒那麼簡單

陳宮因為曹操除掉了呂伯奢一家而反叛曹操,這個只是小說之言,真正的歷史真相可不是那麼簡單。要弄清楚陳宮為何要背叛曹操,就得弄清楚陳宮為何要擁立曹操。陳宮反叛曹操只是一個結果,發生這個結果一定有一個原因,這個原因就得從陳宮擁立曹操開始。

陳宮為何要擁立曹操呢?

1、陳宮擁立曹操的背景。

陳宮是兗州東郡人,作為一個本地豪族出生的知識分子,他對于兗州的熱愛是處于本能的,然而他熱愛的兗州卻在東漢末年出現了三次嚴重的生存危機,一次比一次嚴重。

第一危機發生于公元191年7月。黑山軍在首領于毒、白繞、眭固等人率領下進攻魏郡和東郡。東郡在兗州的北部,冀州的南部和冀州毗鄰而居。東郡太守王肱抵擋不住漫山遍野的黑山軍,導致東郡失陷。

此時,已經取韓馥而代之的袁紹出兵對付進攻魏郡的黑山軍,而曹操則在袁紹的支持下對付進攻東郡的黑山軍。曹操在濮陽擊敗了白饒,占據了東郡,于是袁紹表曹操為東郡太守,治所在東武陽。

此時,兗州面臨的第一次危機暫時解除了。

第二次危機發生于公元192年春季。于毒等人率領黑山軍再次進犯東郡,這次的目標是東武陽,也就是東郡的治所,而曹操此時屯兵頓丘。曹操以圍魏救趙的方式攻擊黑山軍的本屯從而解了東武陽之圍。接著,曹操率軍連續攻擊于毒的同黨眭固和匈奴于夫羅于,多次大敗黑山軍,將他們從東郡趕了出去,從而鞏固了曹操在東郡的地位。

曹操連續擊敗黑山軍的行為不僅鞏固了自身的地位,也讓兗州人士看到了曹操的戰斗力。畢竟黑山軍對東郡乃至兗州的破壞是相當驚人的,這在兗州士族,豪族以及士人的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陰影。

第三次危機發生于公元193年4月。原本打算進入渤海的黃巾軍在公孫瓚的攻擊下,遭受巨大慘敗而不得不轉頭進入軍事力量比較薄弱的兗州。此時,兗州面臨著第三次危機,此次危機比前兩次更甚,因為黃巾軍勢力龐大, 多達百萬之眾。

兗州任城相鄭遂抵擋不住被除,黃巾軍進入東平。兗州刺史劉岱坐不住了,不聽濟北相鮑信的規勸主動發動進攻,結果在野戰中被擊殺。

此時的兗州內部沒有刺史,各郡各行其是,處于群龍無首的狀態。外面面臨百萬黃巾軍的肆虐,上至士族豪族官僚,下至普通百姓都飽受摧殘,這個時候需要一個強力人物來力挽狂瀾。

2、陳宮擁立曹操為兗州之主的過程。

陳宮看到兗州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如果再不采取行動,兗州就成了黃巾軍的地盤了。于是就對自己的長官東郡太守曹操說道,現在兗州已經沒有主了,朝廷也管不了兗州。我去游說州中官吏,讓你去做州牧,你憑借兗州可以稱霸天下。

曹操對于陳宮之言當然是欣然同意。陳宮又跑去游說兗州別駕、治中,對他們說道,現在天下大亂,兗州失去了主人,曹操是上天降下來的人,如果讓他統領兗州,必然能夠讓兗州安寧下來。

州中的實權人物同意了陳宮的看法,認為曹操確實是一個人才,值得信賴。于是濟北相鮑信和州吏萬潛等人就去東郡請來曹操作為兗州之主。

曹操在兗州大小官吏的擁戴下成為了兗州牧,而兗州也有了新的主人。

3、陳宮擁立曹操成為兗州牧后,曹操和兗州發生了什麼變化?

一方面,兗州的危機解除了。

既然受到了兗州勢力的擁戴,就要做出了一定的成績,首要的目標就是鏟去盤踞在兗州黃巾軍。因此,曹操率領大軍猛攻黃巾軍,經過數輪大戰之后,黃巾軍哪里是曹操的對手?

擺在他們面前只有三條道:第一條道就是逃跑,然后到其他地方繼續肆虐;第二條道就是和曹操硬磕到底,魚4網破;第三條道就是投降。第一條和第二條沒有那個實力,在曹操的猛烈進攻下,黃巾軍連連敗北,逃無可逃。如果硬磕到底,只有面臨全軍覆沒的結局。因此對于黃巾軍而言,投降才是最好出路,兗州的強敵黃巾軍被消滅了,兗州再次恢復了往昔的秩序。

另外一方面,曹操的實力獲得了空前的增強。

百萬黃巾軍投降了,全部被曹操收納。一部分人包括家屬成為屯田民去種糧食,搞生產;一部分成為士卒,繼續征戰天下。

這樣,原本只有東郡一地的曹操突然成了一個土豪:擁有兗州八郡地盤,有了一個穩定的家;擁有數百萬之眾,能夠為他提供錢糧和兵員;擁有數萬士卒,告別了兵員不滿萬的窘境。

更為重要的是自從有了兗州這個根據地后,在外征戰有穩定的糧食,兵員供應,再也不怕打敗戰了。即使打了敗仗,也有家可以回,有糧食以及兵員補充的地方。

因此,獲得兗州之后,曹操手里有了基本盤,也就有爭奪天下的資本。

在兗州遭受空前危機的時候,兗州勢力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人物來穩定和保護兗州,因此曹操就成了包括陳宮在內所有的兗州勢力的擁戴者,而曹操也不負眾望,成功的消除了兗州的威脅,為兗州的安寧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如果曹操能夠像劉表那樣,重用兗州人士,立足于兗州,保護兗州勢力集團的利益,以達到保境安民的目的,那麼兗州勢力集團就會一直擁護曹操成為兗州之主。

可惜,曹操不是劉表,因此其結局也完全不同。

陳宮為什麼要反叛曹操?

陳宮從一個曹操的擁戴者變為反叛者不是偶然的結果,而是一系列事情堆疊的結果。對于陳宮而言,他沒有變,是曹操變了,其實對于曹操而言,他一直沒有變,只是陳宮跟上形勢而已。

陳宮為首的兗州士族豪族們把曹操送上兗州之主的地位就是為了更好地維護兗州人的利益,對于曹操而言,他確實做到,可是后來的一系列行為卻大大的背離了陳宮等人的初衷。

那麼曹操到底干了哪些事讓陳宮為首的兗州人士徹底地拋棄了他呢?

首先,屯田安民損害了兗州本土人的利益。

袁紹得到冀州后并沒有損害冀州士族豪族的利益,反而保護他們的利益,土地資源獲得了更好的維護;劉表單騎入荊州,同樣也是更好地維護了荊州士族的利益,并沒有動他們土地資源;劉備入益州也是如此,益州的士族豪族的利益也沒有遭受侵害,但是對于曹操而言卻不是這樣的。

在得到兗州后,曹操逼降了百萬黃巾軍以及他們家屬,這些人對于曹操而言就是以一筆巨大的人力資源,因此曹操是萬萬不會將他們放棄的, 必須放在自己的地盤安置起來,成為屯田民。

黃巾軍是沒有土地的,至少在兗州即是如此,可是要把他們安置在兗州,就必須騰出土地給他們安置。雖然經過戰亂,有許多人逃亡,許多土地成為無主之地,可是即使是無主之地也是兗州人的土地,現在突然來了這麼多外地人來兗州瓜分土地,這樣就極大的擠占了兗州的土地資源。

如果曹操趕走了黃巾軍,那麼這些無主之地理應成為他們的資產,可是現在這些都落空了。

曹操安定了兗州,可是給他們并沒有帶來太多的利益。

其次,曹操用人方式傷害了兗州人士的利益。

劉表入荊州用的都是荊州士族和豪族,因此荊州人士非常擁護荊州;袁紹入冀州亦是如此,大量的啟用冀州士族和豪族分子,從而獲得了他們的擁護。可是曹操的用人策略完全不同,要麼用以前的舊人,要麼不拘一格地使用人才。就在此時,許多潁川人士來投,比如荀彧,郭嘉等人,這些人都得了曹操的重用,而昔日的那些兗州人士卻依然如故,既沒有得到大力的提拔,也沒有進入曹操的核心圈子。比如擁護曹操上位的陳宮就是如此,沒有顯著的提拔。

因此,曹操在兗州的用人方式已經刺痛了本土人士的心。

最后,曹操的兩大行為極大地激怒了兗州本土勢力。

曹操在屯田和用人兩個方面深深的刺痛了兗州本土勢力外,另外兩個動作也極大的刺激了兗州勢力。

一個動作就是除掉了名士邊讓。邊讓是陳留人,前九江太守,非常有才氣,和孔融齊名,深受兗州士大夫敬仰。可是邊讓仗著才氣不大看得起曹操,在邊讓看來,曹操是閹宦之后,壓根不放在眼里。邊讓不把曹操放在眼里也就算了,還時常出言挖苦諷刺,這讓曹操非常惱怒,正在風頭上的曹操一時大怒,讓人將邊讓除掉了,連帶他的妻子也沒有放過。

曹操暴躁的行為在兗州人的心理留下了一個極大的陰影,給人一種非常不理性,不能夠容人的態勢。

另外一個動作就是在徐州的屠城行為。曹操占領兗州不久,就讓人去把父親曹嵩接到兗州來,可是在半路上被人截殺。曹操認為徐州陶謙有責任,于是率兵來討伐。

按道理,曹操為父報仇,討伐陶謙,子為父報仇,理由行得通的,可是曹操在徐州大打四方,打的人堵塞了泗水,導致泗水不流,雞犬不相聞。

陳宮當年跑去游說同僚的時候,喜滋滋地說曹操是「命世之才也,若迎以牧州,必寧生民」。現在看來,哪里看得出是一個名世之才的樣子,完全是一個活脫脫的視人命如草芥的暴君,既不能安民,也沒有明君的架勢。一個名士說殺就是殺,而且還殺全家,一個州說屠就屠,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做兗州之主呢?

在以陳宮為首的兗州勢力看來,曹操既不能為兗州帶來福利,也不具備一個明君的模樣,許多人已經是悔不當初了,于是私底下的串聯聯動起來,只等一個反叛的機會了。

可見,陳宮反叛曹操并不是陳宮對曹操有多麼的不滿,而是整個兗州集團對曹操非常不滿。這次兗州之變,除了東郡的范縣、東阿和濟陰郡的鄄城這三個城外,整個兗州全部脫離曹操的控制,隨著陳宮等人一起反叛。

因此,兗州之變不是陳宮個人和曹操之間的私人恩怨,而是曹操已經站在整個兗州集團的對立面,成為他們的公敵。

兗州之變是曹操人生的低谷,甚至和當年的汴水之敗相提并論,這場巨變給曹操以后的創業提供了豐富的經驗教訓,比如寬容的對待各種名士如孔融之類的人以及自己的政敵如楊彪這樣有威望的人,再就是重用本土人士,如入冀州和荊州后大力提拔本土人士入仕,還有不再大規模的屠城等等。

這些經驗教訓可謂深刻,也是曹操人生道路上不可缺少的一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