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武帝司馬炎跟大臣吃飯閑聊,宰相回家后唉聲嘆氣,對子孫說:要亡國了

晉武帝司馬炎登基之初,尚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每天勤于政事、孜孜求治,把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頗有一番新朝新氣象。然而,江山一旦來的很容易,皇帝們往往便不會珍惜,大機率會把它搞得不成樣子,晉武帝恰好屬于這類皇帝。隨著江山的日漸穩固,晉武帝的惰性越來越重,對處理政事的興趣越來越弱,對吃喝玩樂的事情則是越來越著迷。

晉武帝畫像

晉武帝是個嗜色如命的皇帝,雖然宮中有粉黛兩千,但依舊感覺不滿足。為此,在泰始九年(273年),晉武帝下詔挑選公卿以下人家的女子充實六宮,有隱瞞藏匿者以不敬論處,而在挑選未結束時,暫時禁止天下嫁娶。如此一來,有3000多位佳麗被納入宮中。等到晉朝滅亡東吳后,晉武帝又把孫皓宮中的5000名美女也全部「接收」過來。如此一來,西晉的后宮數已經超過10000人!

由于宮中美女甚多,晉武帝分身乏術,常常要為晚上到哪里去就寢而發愁。最終,晉武帝想出一個「絕妙」辦法,就是乘坐羊車,讓羊在宮苑里隨意行走,羊車停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就寢。這便是成語「羊車望幸」典故的來源。由此可見,晉武帝是怎樣的荒唐,這樣的皇帝焉能把國家治理好?

「羊車望幸」

除了沉溺女色外,晉武帝還喜歡跟大臣們吃飯閑談,經常在宮中設宴招待群臣,在觥籌交錯、笑語喧嘩之中,體會「君臣同樂」的感覺。雖然貴為天子,但晉武帝在酒席宴間卻毫不擺架子,每當興起之余,便會跟群臣嬉笑取鬧、閑聊家常,經常把氣氛搞得相當活躍、歡快。然而,太宰(宰相)何曾看在眼里,卻每每憂心忡忡,回到家中后也是不停地唉聲嘆氣。

司馬昭當年做晉王時,傾向于冊立次子司馬攸(過繼給伯父司馬師為養子)為世子,但在何曾的一再勸說下,才改立司馬炎。正因如此,晉武帝對何曾感恩戴德,不僅賞賜他高官顯爵、奇珍異寶,而且每當宴請群臣時,必然會讓他坐首席,席間還多次向他勸酒,極盡優寵之能事。所以,每當何曾帶著一張苦瓜臉回府后,子孫們都深感奇怪,不知道老爺子究竟為何事苦惱。

何曾對朝政每每憂心忡忡

某次,何曾的兒子們見其父赴宴完畢回到府中后,又是一副長吁短嘆、愁眉不展的模樣,不禁向他詢問緣由。何曾看了看圍在身邊的兒子們,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后跟他們說道:「你們有所不知,為父之所以每日唉聲嘆氣,是在為國家的前途擔憂啊。因為,照目前的趨勢來看,晉朝的國運恐怕維持不了多久。」何曾的兒子們聽完后大驚失色,趕緊向其父詢問原因。

何曾見兒子們沒有領悟自己的擔憂,便向他們解釋道:「你們想想看,前朝的開國之君,哪個不是宵衣旰食、孜孜求治,力求消除所有的隱患,使國家長治久安。他們絕不貪圖享樂,也很害怕因為自己的疏忽,從而把國家拖入危險的境地。因此,他們的一言一行莫不以國事為重,絕少跟大臣閑聊家常,談論無關宏旨的瑣碎之事。」

晉武帝經常跟大臣吃飯閑聊

何曾長嘆一聲,然后繼續說道:「可是看看陛下,他的所作所為哪里像一個開國之君?為父每次參加宮廷宴會時,從不見他跟大臣討論治國之道、長遠規劃,也從沒見過他向群臣詢問政治得失、民間疾苦、邊境安危等事宜,反而是在席間閑聊家常,討論瑣碎小事。反觀滿朝文武,也從來不向陛下談論國家大政,為父忍不住向皇上規勸幾句,他們反而還怪我多事。」

何曾長嘆一聲,然后繼續說道:「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我擔心陛下的江山難保,就算他本人可以終身享受太平盛世,但到了子孫那一代,恐怕就難說了。你們幾個或許可以安享太平,大可不必擔心。」說完,何曾又指著幾個孫兒說道:「到了他們長大后,必定會遭逢亂世,能不能保全性命,就只能是交給命運了。」

晉朝士大夫家居圖

何曾字穎考,常恃武帝宴,退語諸子曰:「主上創業垂統,而吾每宴,乃未聞經國遠圖,唯說平生常事,后嗣其殆乎?及身而已,此子孫之憂也!汝等猶可獲沒。」指諸孫曰:「此輩必及于亂!」見《智囊全集》。

五胡十六國形勢圖

何曾的憂慮沒有錯,正是因為晉武帝沉溺酒色、荒怠朝政,加之他大封宗室為王并讓他們手握重兵,在擇立儲君問題上犯下致命錯誤,結果給晉朝種下種種「禍根」。所以,等到晉武帝駕崩、「白癡」晉惠帝上台后,晉朝便迅速陷入「八王之亂」當中,而五胡隨之而起,沒幾年時間便滅掉西晉。回頭再看何曾當年的分析,何其見微知著、富有遠見。

史料來源:《晉書》、《資治通鑒》、《智囊全集》等。


用戶評論